看着这群人马上就要离开了,将军府里面的仆人立马就冲着他们嚷嚷道:“你们别走呀,从什么地方把这个人拉过来的,你们赶紧给我拉回去,放在将军府门前,像什么样子!”

    谁知道这群乞丐也是非常有脾气的人,立马就朝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戏谑的说道:“我都已经和你说了,这里面就是你们将军府里面的少爷,你要是不相信的话,直接把马车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只是还没有等到将军府里面的仆人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的一声怒吼。

    “门口到底来了什么人?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章之远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老爷是这样的,忽然有一群乞丐就拉着这辆破的马车跑到了咱们府的门口,我觉得咱们家的少爷根本就不可能坐这样的马车,所以就让他们赶紧把儿子这场闹剧给收起来,把马车给牵走,可是他们居然把马车留在这里,大摇大摆的给走了!”听到了章之远的话,一直站在门口的这几位仆人,立马就将自己的不满全部都宣泄了出来。

    “你是说刚刚的那几个乞丐说这马车里面有我儿?”章之远有些狐疑的询问者要知道这几日他可是都待在家里面,听从皇上的命令,并不能出门,自然也一直待在书房里面看书,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这个儿子。

    这几日儿子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他也心里不清楚,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立马就让旁边的一个仆人,赶紧跑回府里面看一下章如轩究竟有没有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面?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这个仆人就说道:“回老爷的话,少爷确实不是呆在院子里面!”

    “他今天早上出去了吗?”章之远有些气恼地说道。

    只是当他说完这番话以后心里面却不知怎么着,有些忐忑,他还真害怕眼前这个摇摇欲坠的马车里面会坐着自己的儿子。

    只是为何他已经到了家门口却不下来呢?

    “你进去看看!”看着周围围观的这群百姓们,章之远的脸色更加的差了起来。

    要知道,如果这马车里面并没有自己的儿子,他反而让这辆破旧的马车进入到将军府里面,那次的脸面以后往哪里搁呢?

    如果要是有的话岂不是就承认了,自己的儿子会坐这样的马车,实在是有损身份。

    “这里面!”当身旁的一位仆人很快的上了马车,听到了吱吱呀呀的声响,便拉开了帘子,周围围着的这群人立马伸长了脖子,想要去寻看一下这马车里面究竟有没有章如轩。

    “老爷,少爷果然是在马车里面,只是好像不省人事,恐怕是晕了过去!”一听到此人说的这些话,章之远立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

    是谁敢如此大胆,居然敢在他的头上造次,把将军的儿子弄成这副样子。

    一气之下,他直接一掌拍在了这个摇摇欲坠的马车上面,瞬间的功夫马车就直接碎成了碎片,躺在这马车里面的人就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这个不孝子实在是把他给气死了!

    此时没有了马车的遮挡,身上仅仅是盖着一块破布的章如轩很快的就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面,或许是因为掌风的原因,连他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都直接随风飘走。

    旁边围观的百姓们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谁也没想到眼前居然会露出这样一幕,有一些年轻的小姑娘们和一些年长的妇人们看到了这一幕,都忍不住的别过头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车也抬进去!”章之远实在是没有脸面继续站在自己的府外面了,连忙转头朝着院子里面走。

    他努力的忽视着外面的议论声,实在是要被自己的这个儿子给气死了。

    “我去,这不是章家的少爷章如轩嘛?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先别说他会不会变成这副样子了,刚刚你有没有看见……”

    “唉呀,你别说了,实在羞死人了……幸亏我今天没有拉着我家女儿出来买东西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

    旁边的一些妇人们都议论纷纷。

    “看他那个样子,没想到将军的儿子居然还不如我的……”

    “我见你也没多大!”

    而旁边站着的这群男人们也忍不住的插科打混。

    “现在该怎么办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少爷变成了这副模样?”回到了院子里面以后,看着躺在床上的章如轩,一直跟在他身旁的仆人们忍不住的问道。

    “现在先别问这件事情了,你赶紧去找大夫过来看看!”章之远看着已经被盖上被子的儿子的那一处刺眼的凸起,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脸都已经被他给丢干净了。

    “我现在就去!”仆人说道。

    不得不说将军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每一会就把大夫直接给请过来了,为了以防万一,还多请了几位大夫。

    没过一会儿,这几位大夫就直接进去给章如轩看病了,只是没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摇了摇头,似乎示意自己完全没有办法。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大夫可有解决的办法这么久都已经是昏迷的状态,该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而且那一方面……”章之远说话说的非常的隐晦,因为他看见这几位大夫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该不会是自己的儿子无药可救了吧。

    “将军不用如此担心他,其实只是昏迷了过去,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只是另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没有精力,也不知道该怎么治……”

    毕竟这名大夫虽然说也算是一位名医了,可是这么久的时间里面从未见到如此持久之人。

    “那你呢?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呢?”送走了一名大夫以后,章之远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另外一名大夫的身上,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

    “所以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吗?你不是名医吗?连这点小病都治不了你的招牌这一次应该也保不住了吧!”章之远虽然非常的生气,对于儿子的这些行为很头疼,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此时看他完全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心里面也是有些担心的。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