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自己手下的是为跑过来撞在了自己的枪口上他若再不发泄一下,恐怕会把自己给憋死吧。

    “殿下若是真的非常好奇,也未尝不可告诉你,只是你听完之后……这……”贝风清一边对太子殿下说这些话,一边在自己的脑海里回顾着,刚刚他看到的那一幕,强忍着恶心,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部都复述了出来。

    “你看到的都是真的?”沈逸凡都忍不住的惊讶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说呀!”贝风清说完这番话以后对季瑾筠投来了狐疑的眼光。

    只是这眼光之中还带着些许的恐惧,要知道如果房间里面坐的这一切真的是面前的女子所为,那她未免有些太恐怖了一点,万一哪一天自己招惹了她,会不会也会受到这种下场呢?

    “一个女孩子家家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害臊!”沈逸凡实在是不忍直视,但是在看向季瑾筠的时候,眼里面却多了一丝欣赏。

    睚眦必报或许不是一种好事,可是在沈逸凡这里却是一直奉行的准则。

    要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平常无事找自己的麻烦,如今受到这样的下场也都是活该。

    “怎么了?”季瑾筠很快的就发现两个人看上自己的目光有些不一样,顿时已经知晓过来,恐怕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了,索性也不再隐瞒。

    “二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再挡我的路了,我还要去山谷呢!”季瑾筠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头,随后非常镇定地说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现在想走的话,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难道你真的不害怕将军府的人,会来追究你的责任吗?”贝风清见自家组织一直没说话,便把自己心里面想知道的事情问了出来。

    “将军府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我也没有得罪他们呀,公子说笑了,这番话似乎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回答呢?”她说完话以后,眨了眨眼睛,显示自己的无辜。

    “姑娘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做的……”贝风清一向做事做人都非常的磊落,如今看到季瑾筠分分明做了这件事情却不承认,立马觉得有些不高兴。

    “你在说什么呢?”沈逸凡就在他刚说完以后,立马就阻止了他。

    要知道这里人多眼杂,说不定传出来的哪句话就会落下把柄,万一真的被将军府里面的人知道了,恐怕真的会追求国公府的责任吧。

    更何况他相信面前的季瑾筠,如此爱惜自己的羽翼,自然不会让人留下把柄,所以这件事情如果他不说出去的话,恐怕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情是一个小姑娘做的。

    “这件事情的处理我会帮你解决的,虽然我不赞成,你现在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冒险了,但是我却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法我很喜欢!”眼看着季瑾筠就要从自己的身边路过了,沈逸凡忽然贴近她,随后在她的耳边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季瑾筠听完了太子殿下的话以后有些错愕,最后便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先前对自己那般反感,如今却又说喜欢自己,这让她觉得非常的矛盾。

    但是不管怎么说惩罚了章如轩,她心里面还是非常痛快的。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刚刚我听到这寺庙里面好像出了一件大事,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回去肯定要被骂死了!”就在这个时候,早早的就已经和买车的车夫弄好了马车的小荷重新回到了这寺庙之中。

    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完好无损的小姐,顿时激动的差点抱起来。

    “好了好了,既然买车已经弄好了,那咱们就走吧,已经耽误很久的时间了,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傍晚了!”季瑾筠觉得有些好笑,这丫头还真是担心自己。

    “那小姐咱们就走吧!”小荷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季瑾筠身上,哪里还注意到小姐身后还站着沈逸凡和贝风清呢?

    “殿下,那现在咱们该做些什么呢?也要跟上去吗?还有你之前让我准备的马车,我也准备好了,是究竟要干什么用呀?”要知道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是骑马,哪里需要马车,可是殿下却不知为何突然通知让他去准备马车,如今这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殿下却又不说话了,让他觉得自己白费了一番功夫。

    可是主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他来决定。

    “把这里处理干净,千万不要让人留下话柄!”沈逸凡说完这番话,以后就悄然离开了。

    徒留原地的贝风清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个时候站在将军府门外的两个下人,看着抬着轿子的几个人顿时询问了起来。

    “这就是将军府吧,我来给你们送东西去!”几个和尚雇佣的人都是一些地痞流氓,要知道他们哪有多余的闲钱去雇佣有门面的人呢。

    “知道这里是将军府,还敢在这里撒野!你们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身份,赶紧走,赶紧走!”门外站着的这两个人看着眼面前的这顶破轿子顿时就想要将他们给赶走。

    他们下意识的把眼前的这群人当成了想来将军府里面攀亲戚关系的穷亲戚。

    “这里面可是有你们家少爷,现在赶我们走,我怕到时候你人头不保!”这痞子倒也是一个烈性的人,听到了这两个下人,对自己的侮辱,顿时就反驳了回去。

    “你这是在说什么!我家的少爷怎么可能会坐这样的马车!”看着眼前的一切,将军府里面的下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自家的少爷是一个什么样的脾气,他们的心里面也是很清楚的,别说不会坐着这样的破旧马车。

    “我劝你识相的话,还是赶紧把你们的少爷给接进去吧!”这个时候马车旁边的这个人也有些无语了,懒得理会这群人,痞里痞气的样子让将军府里面的这些下人非常的不舒服。

    “少这么废话,要是在说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再管了,反正我们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这群人说完话以后直接就将马车扔在了这里,根本就没有理会马车里面究竟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