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今天的他身上穿的都是一身便服,自然没有人注意这个多出来的人,于是大家站在门口,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房间里面的人了。

    这房间里面一共有五个男子,四个男子身上的衣衫破损,还带着些许的臭味,一看就是街边常年要饭的乞丐。

    只是另外一个人,他们很快的就认出了他的身份,身着华丽的医生,要知道这身衣裳恐怕都要值不少钱了,此时也就这样光溜溜的躺在地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贝风清自然还没有挤到人群的前面,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看着团团围住门口的这群人忍不住的询问着。

    “这位少年里面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了,真是不堪入目,您别看了!”看着身旁的贝风清如此的正气再加上身上穿的东西也都是不菲之物,有好心人想要将这位少年直接拉扯回来。

    “我说小子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你该看的,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是啊是啊,这里面的东西我真的是不想说什么了,大家赶紧散了吧,找个人把他们送出去,不要在这里污染咱们地方了!”

    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了起来,似乎所有人都有些异样。

    “只是这里面的章将军的儿子,咱们该怎么办呀?他怎么会和这几个人混在一起?”大家有些奇怪。

    “没关系,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让我看一看吧!”

    看着面前的小子,一副不见黄河不死心的样子,大家也不再围着他,毕竟里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自然不会说不让别人看,便让出了一条路直接让他走了过去。

    当贝风清看到了房间里面的一幕以后顿时觉得非常的辣眼睛。

    “这实在是也太恶心了一点吧,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几个大男人就这样稀稀拉拉的躺在地上,像什么话!”贝风清刚这样想着就直接顺口说了出来,其实他还想说点别的,但是发现外面好像还围着一些女子,有些话就不好说出来了。

    因为这房间里面的五个人就这样赤条条的,暴露着的身体让人觉得有些面红耳赤。

    “大家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找人把他们穿上衣服送走吧!”贝风清有些无语了起来。

    于是胆子稍微大的一点人就直接进去,却发现这地上的衣服随意的放着。

    之后就这样将他们随便的套上了衣服,借了一辆马车,将他们送到原来的地方。

    “你是怎么想的!”等贝风清说完这番话以后很快就回来,到了先前他们待着的树上,却发现这里完全没有了沈逸凡的身影。

    他哪里想得到自己的组织,这个时候已经找到了国公府里面的季小姐呢。

    “你怎么在这里你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呢?”看着一脸怒意的沈逸凡,季瑾筠故作无奈。

    因为她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搭错了,哪根筋忽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差点把她吓了一大跳。

    “你在那两间房子里面最近做了什么?应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那几位姑娘我也遇见了,也问了他们,你现在还不能够诚实的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吗?”沈逸凡并没有看到房间里面的景象,要知道刚刚他在树上看见了她的身影,以后立马就追了过来,哪里管得到,这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房间里面做了什么,你不是说知道吗?你要是知道的话,干嘛还问我不要血口喷人,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太子殿下若是觉得无聊的话,倒是可以在这里继续停留一段时间!”季瑾筠本来就有些着急,想要去山谷之中接自己的弟弟,哪里会想到自己来寺庙里面求一个亲,还能遇到这种人渣,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么着急想要去接他,我可以陪你一起,只是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不用想就知道女主肯定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此时一副不肯承认的样子让沈逸凡忽然之间却觉得非常的可爱。

    “瞧你说的太子殿下平日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哪里敢劳烦您呢?”季瑾筠吐了吐舌头。

    “太子殿下,你说笑了,你说的这些话完全都听不懂,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一会儿等买车修好了我就要走了,如果太子殿下在这里还有事的话,那就请您继续在这里待着,我就不陪着您了!”季瑾筠笑起来人畜无害,好像沈逸凡口中说的这些话和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姑娘不是平常人家的女儿,要知道国公府地位高贵,若是被旁边的人知道了,这故宫府里面的小姐干出了这种事情,恐怕会被传出不好的言论吧!”沈逸凡见季瑾筠什么都不愿意说的样子,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通过这几日的观察,他很快的就发现了季瑾筠和一般的女子并不相同,她非常的在意自己的父母,也在意自己的同胞,更在意国公府的面子。

    “太子殿下说话的时候还是要稍微注意一点吧,不要随意的将子虚乌有的罪名直接安在了我的头上,否则出丑的最后恐怕是……”季瑾筠听到了沈逸凡略微威胁的话,有些不满顿时反驳了回来。

    “让一让让一让……”

    只是人群的吼叫声,很快的就将这两个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打断了他们俩之间的谈话。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呀?”沈逸凡很快的就看到了,从人群之中走过来的贝风清。

    “回殿下,殿下不知道这屋子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吗?刚刚我在人群之中看了一眼,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殿下若是不知道的话,还是不要再问了!”贝风清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都有些忍受不了了。

    “一个男人干嘛这么磨磨唧唧的,你什么时候这么磨蹭啊?到底还是不是我手下的人了!”沈逸凡原本想要从面前的女子口中问出些什么,但是却发现他一直回避着自己的话题,本身就有些不高兴,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