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刚刚他们都说有些人去了你的院子,现在正带着人赶过去,幸好小姐出来了,要不然真的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不测呢!”小荷心有余悸的说道。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刚刚就是在院子里面觉得自己肚子有些饿了,看你一直没回来,便想出来寻你,但是等了一会儿也发现没有人来,就直接想着来后厨里面拿点东西吃,这不就直接撞上了你!”季瑾筠笑嘻嘻的说道,没有任何的严肃。

    “我就知道小姐肚子饿了,这不锅里面正给小姐热着糕点呢!刚刚章家的少爷专门交代我,让我把这糕点热了之后送给小姐,看来他对小姐还是挺细心的!”听到自家的小姐说肚子饿了,小荷立马开口说道。

    听到了对面这个小丫头说的话,以后季瑾筠若有所思,她就说刚刚为什么章子风明明自己可以把药方给自己,却偏偏换个人来。

    原来目的就在这里啊。

    可是在这个时候,章子风因为刚刚在院子里面大喊了一声,所以所有过功夫的嘉宾们全部都跟在了她的身后,来到了这蔷薇苑里面。

    紧接着当他们来到了这院子门口的时候,边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让他们不敢再继续,只是这个院子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这声音听起来就让人面红耳燥的。

    “你们都给我下去,在这里围着干什么?”季老夫人这一次也来到了这蔷薇苑的门口,看着围着的众多仆人,心里面有些不悦。

    “奶奶是这样,刚刚我看到一道黑影冲向了姐姐的院子里面,就担心有贼人冒犯姐姐,所以我喊了一声以后所有的人都跟过来了,你不要再责备他们了!他们也是担心姐姐的安慰!”就在这个时候看着季老夫人一脸不开心的样子,章子风故意引导着大家,朝着不好的方向想。

    紧接着他们就听到这院子里面传来的声音越发的大了,一些从未经历过人事的姑娘们个个都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一些男家丁们听到了里面的声响,心里面有些蠢蠢欲动。

    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日里高冷清傲的小姐居然还有如此热情的一面。

    季老夫人到底还是偏袒季瑾筠,此时看着周围窃窃私语的仆人们,心里面产生了一丝不耐。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在主子面前议论是要受到责罚的吗?”宛瑜很快的就感受到了老夫人的不开心,立马斥责着这些还在窃窃私语的人。

    听到了宛瑜的话,周围的丫头和剩下的家丁们立马就闭嘴了。

    季老夫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让人有些琢磨不透她此时的态度。

    “还真是家门不幸啊,居然偌大的国公府里面还会出现如此事情,我觉得倒不一定是贼人进去,说不定这个人和季小姐是早就认识的老相识呢,要不然凭借着国公府的守卫怎么可能让这个人进来呢?”站在章子风身旁的茗画此时忍不住的多说了一句。

    要知道她自小直接随着元行景来到了这程国,虽然说自己的身份并不是特别的高贵可是他跟,可是她跟的主子好歹也是一个皇子,自己就一直觉得比别人要高人一等,这么多年来在全国也算是活得顺风顺水。

    元行景虽然说对自己的父王一直有一丝恨意,愿他在自己那么小的年纪里,就把他送到全国当质子。但是对于自己跟了这么多年的仆人们来说,还是很有心意的,只要他们不做些让自己违背了底线的事情,或者是犯了大错,他基本上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久而久之,他府上的丫头们也越发的大胆了起来。

    “你可不要乱说话,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若是说错了话,一会儿肯定要被责罚的,即使是我也救不了你!”当章子风嫁入了元府以后,或许是因为元行景并不能完全放下心来,所以并没有要她的陪嫁丫鬟,反而是将自己一直跟来的一个丫鬟送到了她的身边。

    起初章子风内心还是有些抗拒的,毕竟自己的贴身丫鬟跟了他这么多年,忽然之间换一个人跟在身边,无论是伺候还是说话都有些不舒服,再加上两个人或许有可能没有共同话语,会让她更加的生气,就为了这么一点问题她还和元行景生气了许久。

    随着接下来的时间里面,章子风发现这个丫头还是挺机智的,再加上和自己名字里面有同一个字,所以也渐渐的接受了。

    事实证明是这个丫头确实很讨她的欢心,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和她想法一致,很受她的喜爱。

    只是如今到了国公府,茗画居然还有这个胆量在季老夫人的面前说三道四,确实让章子风有些意外。

    “你又是什么东西,居然在我国公服里面说三道四的?”四周一片寂静,反而突出了这个小丫头说的话。

    本来季老夫人就在想着,如果现在这个时候直接闯进去,又会面临什么样的场景,可是如果不进去的话,岂不是直接坐实了,这院子里面两个人在做着苟且之事,可如若是进去了,大家都看见了里面发生的事情那他孙女的名声又该如何保住呢?

    一时之间心中一团火就这样冒了出来,刚好有人顶撞了起来,让她得到了发泄的地方。

    “季老夫人您位高权重,我在这里身为晚辈自然是不能跟你较真的,但是这国工服里面的嫡小姐和外面的人有勾搭,说出去恐怕会让天下的人都会笑话吧,您若是有功夫在这里和我说这些,不如进去亲自瞧一瞧您孙女的样子……”这个时候茗画居然还不知死活的继续和季老夫人相互顶撞着。

    “你这个死丫头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你是谁家的丫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和自己府上的丫头身上穿的衣着完全不相配,就知道她并不是国公府里面的丫头。

    “还有,你以为凭借着你的身份能够称为晚辈吗?国光府里面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季老夫人这个时候是真的气急了,直接指起了自己的手指,对准着她说道。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