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点点头,没有再多加挽留。

    已经回到了元府的章子风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明明今日该出手的人就是季瑾筠,为何最后丢人的是她呢?

    “你!”章子风回到了自己院子以后,就直接来到了房间里面,将房门紧闭,似乎并不想理会,已经追到了门口的元行景。

    “倘若你在这般无理取闹的话,也不能再怪我……”元行景面对着这扇已经关闭的门,脸色冷却了下来。

    “你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吗?这件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你我都是看在眼里面的,季瑾筠和太子的关系,就算是我不说,你心里面应该也比较清楚……你何曾想过把我摆在什么位置上呢?”章子风说着说着居然委屈了下来。

    房间里面低声的抽泣声,让门外的元行景听得一清二楚。

    原本还坚持自我的元行景心里面已经开始动了恻隐之心,想起今天的一切,心里面忽然有些感慨,但是事实已定,就算是他心里面再不愿意也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了。

    于是他来到了门口,将门用力的推开。

    “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倘若今日你能够真心对我,我定当不会负你!”元行景说完这番话以后就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霸道的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国公府的少爷季初逸身上所得病症确实有些罕见,身上有火气却又有寒意,这两种完全不对等的东西同时出现在身上,身上自然会出现缠弱的病症,只是他这病着实有些古怪,要是我没有想错的话,应该和老夫在古书集上记载的二十多年前的一场瘟疫有相似之处!”神医在这个时候将刚刚给季初逸看病的情况给禀报了出来。

    “所以按照你这意思,他的病症完全化解不了了?”沈逸然在这个时候紧蹙着眉头,要知道二十多年前的那场瘟疫,虽然他没有经历过,但是也多多少少有些耳闻像是这样的事情,即使最后真的调制好了药可以治疗,但是这所需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恐怕这少年的身子是熬不住了。

    “虽然说这病症看似无药可治,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生平第一次真正的碰见,想要治疗恐怕也得花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只是就算是现在用其他的药材微补上,但是有些真正的药材却非常的贵,若是真的要寻及其恐怕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啊!”此时已经从国公府来到了太子府上的神医,脸上露出了不妙的神情。

    “先生既然这般说词,可是在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如若不是在心中已经产生了治疗的方法,又何必为着不同寻常的药材苦恼呢?

    “想法是有想法,只是这药材未免有些太难寻?”神医在这个时候感慨了一句。

    刚才他在国公府里面说的那番话,无非是为了安抚众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如今他已经来到了太子府上,又怎么可能再继续说一些事事而非的话呢。

    “现在就要凑齐吗?到底需要什么药材这些我来准备就好!”这个时候沈逸然微微皱眉,有些不能理解。

    神医逍遥风继续说道:“现在其实倒还简单,只要能够找到那寒冰仙水就可以了,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东西只有太子这里有一例,恐怕进着天下之物力,很难再找到第二样了,剩下的五味药材只要能够在三个月之内集齐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只是按照今日是少爷的经脉来看,最好能够在十天之内找齐,要不然拖下去,不要说是三个月之内了,就是一个月恐怕也撑不住了!”想到一个好好的俊才就这样地丧失了性命,神医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有些不舍。

    “既然老先生都已经这样说了,那就把我手里面的这个药材先用上,剩下的五味药材派人去找就可以了,就按照我的名义去收购!”这个时候,原著云淡风轻的说这些话,压根没有问出这接下来的药材究竟是什么名字,能不能够找得到。

    这太子还真是财大气粗,非常的任性。

    可是逍遥风却忍不住的质疑:“太子那药材也是之前你上战场,立了功才被皇上赏赐过来的,就这样直接给他用了?”

    这天下独得一份的药材,就这样的给别人了,逍遥风当然有些惋惜。

    “这药材放在我这里有没有什么用,倒不如给他用了,还能够救人性命,难道你这意思是想要让我得点什么病,然后把这味珍贵的药材给用了吗?”沈逸然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压根不在意这药材是有多么的金贵。

    这个时候逍遥风却忍不住的小声嘀咕:“刚刚在路上的时候问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对那丫头有兴趣,却一脸的不承认,还非常的嫌弃,这个时候还把自己府上最贵的药材给别人用了,真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死不承认呢!”

    待在逍遥峰旁边的小药童却一直憋着笑。

    要知道即使他年纪不大,但是这些上有不少的说书人,他有时候在山谷之中闲来无事替师傅出来买药或者是买酒的时候,常常会听上几句说出久而久之对儿女情长这种事情也算是有些了解。

    这个时候听到了关于太子的事情,当然更加的觉得有意思。

    “我说逍遥老头子,你刚刚在说些什么呢?”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听清楚他刚刚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是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没说什么好话。

    “这件事情你暂时先保密,不要让她知道!”沈逸然平淡的说道。

    可是在这个时候,逍遥游仿佛并不想要轻易的放过沈逸然,立马就追问着:“不想让他知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口中的这个他和我想的他是一个人吗?”

    “我说你这老头子,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闲工夫跟我开起玩笑,看样子这并并不是特别的急人!”沈逸然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不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当然都知道,我只是想要表达,老夫一定会尽全力治好他的,太子殿下就不要再担心了!而且目前他的病情我建议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府上一定要瞒着,只当是平常的疾病罢了,若是引起恐慌的话,恐怕会干扰朝政甚至会引起百姓们的惧意!”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