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眼前的这个老爷爷真的就是神医了,那少爷的病这一下肯定有办法了!”小荷从内心替自家小姐和少爷感到高兴。

    “你不用担心了,他真的是神医,我已经认识他很久了,之前有一次战场上面不小心中了敌方的暗箭,也就是多亏了他帮我把箭拔出来,要不然我这条命怕是不会再继续停留在这个世界上了!”似乎是看出了季瑾筠有些担心,这个时候,沈逸然专门走到了他的身旁,小声的安慰着,让他放松下来。

    听到了沈逸然的话以后,季瑾筠立马就抬起头来看着已经站在了自己弟弟面前的声音,却发现这白胡子的老头看起来也有一个六七十岁了,之前一直让自己跟他学调香,他也没搭理,但是却在今天这个时候遇上,说明两个人还是比较有缘分的。

    只是眼前的这位老爷爷那时候眼睛非常的有神,看起来若是患上一身白衣,也颇有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感觉。

    要知道神医赛华陀,天下特别厉害的神医,上辈子他也只是听闻过名字,但从未见过真人啊。

    “你是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病症的?”这位神医脸色不大好,原本和善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开始询问着,坐在躺椅里面的季初逸。

    “前几日我刚从江南回来,身体还觉得很好,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睡了两觉起来就成这个样子了,而且还越来越严重,呼吸更是觉得有些不顺畅!”季初逸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感受都告诉了眼前的这位老爷爷。

    “看你这病症,恐怕已经不是近日所得!”这神医随后便释然了起来。

    “那我这病恐怕是无救了吧?”季初逸心里面有些恐惧,若是他一直待在江南,患上了此病,或许也不会这么在意,可是现如今他已经回到了国公府里面,若是被自己的家人看着他这副病弱的样子,心里面真的不舒服。

    而这个时候听闻消息的季老太太此时也来到了枫园外面。

    “你们这是?”季老太太来到了这里,随后便看到了眼前的这一群人,只是还没有等到他靠近,神医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想让她直接回去。

    “季老夫人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要知道这病真稀奇古怪,若是有传染性的话,恐怕会让众多的人都会染上此病,到时候再医治的话或许会觉得很难!”神医判断了片刻,随后扭过头来,看着面前的这一群人。

    而待在这院子里面的一群仆人们,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又听到了神医说的话,立马就朝后退了几步。

    生怕季初逸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染上自己害得他们也生病。

    “所以你就是是他们请过来的神医了?”季老夫人眼里面还带着些许质疑的味道,要知道这山谷之中的神医可不是那么好请的。

    这个时候季老夫人就已经立马反应了过来,也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立马非常感激的说道:“要知道我这孙子自幼先天就不足,常常疾病缠身,所以特意将他送往江南,希望在那里可以让他的身体得到恢复,可是即使是这个样子也看遍了,这天下的名医也没有什么起色,如今能够得到神医的救治,那真是让我心里面有了安慰!真是感谢太子,感谢神医啊!”

    “季老夫人客气了,这一切其实都与我无关,我不过在山谷之中恰巧碰见了府上的小姐,这神医其实是她请过来的!”这个时候沈逸然很快的就恢复了,一向的清冷语气,里面没有任何的波澜。

    “这件事情我最喜欢了,要知道,老夫这一生最爱就是研究一些疑难杂症和你们觉得非常古怪的病,如今有现成的例子,我当然是会好好的研究的,只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季少爷身上的这病恐怕是有传染性的,你们还是去一旁呆着吧……”紧接着神医就让季初逸放松一下。

    这个时候的季瑾筠听到了神医的话以后态度变得更加的恭敬了起来,言语非常的诚恳:“神医,那就有劳你帮忙了,我在这里对你表示万般的感激……”

    紧接着,季瑾筠直接走到了老夫人的旁边,对道:“奶奶,既然这声音已经来了,所以我们就不要再这么担心,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相信他呀,所以你还是听神医的话,赶紧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面吧,若是这病真的有传染性的话,那不能把咱们整个国公府的人全部都给染上呀!”

    就算是自己的弟弟,真的携带了这样的疾病,这就仿佛是她从书上曾经听闻的瘟疫一样。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害着了这府上的其他人。

    “老夫人,你还是先请回去吧,我们这些人已经和他接触过了,就算是离开,或许身上也携带着些许的东西,倒不如在这里继续陪着神医!”此时,听完了季瑾筠的话以后,沈逸然在旁边也劝着这国公府里面的老夫人。

    “没关系,我就在旁边看着就好!”这个时候老夫人当然不想离开。

    “倘若您都已经被染上这病,那大家岂不是没有了支撑的柱子了?”此时见老夫人,不肯离开,沈逸然无奈的劝着。

    要知道他此时心里面还是有些吃味的,因为季瑾筠对神医的态度都比对她要热情的多。

    “对了,今日若是你真的不能把初逸的病给医治好,恐怕你这神医的名头也就此拔除了?还有你那里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尽管用,大不了我付你银子就好了,但是我觉得凭借咱们俩这交情这药费什么的,应该就免除了吧?”沈逸然不温不火地说道。

    只是当他说完这番话以后站在旁边的小药童扑哧一笑。

    当季瑾筠听完台词说完这番话以后心里面非常的无语,到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在这里和他开这些玩笑。

    “神医尽管放心,您在这府上所出的人力物力以及各种药材,我都会按照最高的价格给您银两的!”季瑾筠可不想见沈逸然这么矫情,于是直接将他的话给拦截住了。

    而这个时候,季老夫人似乎发现这里并不适合自己呆着,于是就直接离开了。

    “那你们也多加注意,我先离开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