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这个人真的不是我们要放进来的,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一点我们都已经让他赶紧出去了,可是他偏偏就继续在咱们府外面停留,我正在驱赶他呢,您就已经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国公府外面的下人们此时想要撇清和眼前这个老头子的关系,以免受到国公府主子的责罚。

    “你们是把他们当做乞丐了吗?”当季瑾筠看到了眼前这两个人身上的穿着以后,忍不住的扑哧一笑,其实这个时候她当然不会责备自己府里面的下人,主要是因为面前的这两个人确实很像乞丐,如果放在往日的话,估计已经被人给赶走了。

    “小姐,你是认识这两个人吗?”眼前说话的男子眼神里面还带着狐疑,因为他不敢相信自家小姐身份高贵,怎么还会遇到这样的人,还会和他们打交道相识呢?

    “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出府去吉祥斋裁制衣裳的时候,在路途之中遇到了一个怪老头?”这个时候季瑾筠忍不住的提示着面前的这名男子。

    要知道当初她和季老太太一起去的时候,这两个人可都是跟着的。

    “记得呀,那个怪老头居然在大众的眼光之下躺在地上,这让过往的车马很是头疼,这件事情我记忆很深刻,可是他和这个怪老头又有什么联系吗?莫非……”眼前的男子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老爷爷,最后发现他的身影和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个身影逐渐的重合。

    “小姐那老头子是不是非要黑咱们家呀,要不然为什么一直盯着咱们国公府不放呢?”这名男子有些气愤的说道,他觉得眼前的这个老爷爷就是来讹人的。

    “他就是神医吧?”这个时候季瑾筠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子。

    “小姐,你说他是神医,怎么可能神医会长他这副样子,而且我记得这坊间传说神医可都是一个白衣翩翩的公子,怎么可能是眼前穿着破布旧衫的老头子呢?”要知道门口的这两个男子看到了神医以后心里面更加的生气,因为他们觉得这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贩子罢了。

    “我没和你们说话,你们懂不懂规矩!”要知道那一日季瑾筠就已经认识到,眼前的这个老爷爷和平常的老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个时候听到自己府上的吓人们说出如此不敬的话,忍不住的怒斥着。

    要知道这神医还要替自己的弟弟治病呢,若是因为吓人们的这些顶撞神医,一气之下不治病了,那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没错,他就是神医,只是和你想象之中的样子,恐怕有些许的差距!”

    听到了季瑾筠的话,以后这个时候沈逸然嘴角弯弯勾起。

    但是却发现季瑾筠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早已知道这一切。

    “难道你完全不惊讶吗?你不是以为神医也是一个男子,但从未想过是这般年纪的男子吧?”沈逸然在这个时候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季瑾筠有一些诧异。

    “我从未见过神医真正的样子,自然不知道他的相貌如何,如今见到了便是见到的模样,又何必再追究其他的事情呢,现在当务之急是我想让他给弟弟治病,既然神已经来了,就随我进去吧?”季瑾筠求医心切,哪里还顾得到现在门口的这两个人忍不住的就开始屈尊请神医进去了。

    “小姐……”门口的这两个男子心里面还有一些担心,可是看到太子殿下都已经发话了,那他们又有什么说不得可能呢?

    他们的话音刚落,站在国公府外面的这一群人就直接进去了,只是在临走之前,那个小男孩在跨进门的时候,还专门转过头来对着这两个男子,冷哼了一句,似乎表示自己的轻蔑。

    “唉,我说你这小兔崽子……”

    “行了,你也少说几句吧,要是被小姐知道了,等一会儿忍不住肯定要责罚咱们了,现在小姐都还没说些什么,你就不要再闯祸了!”

    “可是这小兔崽子未免有些太目中无人了吧!”男子气哼哼的说道,明显是不服。

    “我说来福,咱们家小姐是什么心性您是明白的,而且现在主子们都不在府上,今天这件事情若是主子们不追究的话,那咱们也就安然的过下去,可一旦小姐一会来追究,可是咱们不让神医进去的,耽误了主子的病,咱们两个向上人头可就说不定保不住了!”另外一个叫做招福的人忍不住的劝着身旁和自己一直站在门口把位的男子。

    “算他们这一次走运!”

    这个时候来福还忍不住的嘴硬,似乎想要挽回刚刚在众人面前丢失的面子。

    “姐姐你回来了,眼前这位白胡子的老爷爷就是神医吗?”这一群人很快的就来到了国公府的枫园。

    还坐在躺椅上的季初逸在看到了一群人来到了自己院子里面的时候,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奈何体力不支,拼命了几次,还是有些站不住,便直接被季瑾筠给拦下来了。

    “初逸你尽管放心吧,现在姐姐已经替你把神医请到了,你的病肯定马上就好了!”这个时候季瑾筠我看到了自己弟弟这副狼狈的样子,心里面有些心疼。

    明明前两日还好好的怎么说这病说来就来,一下子就病倒了呢。

    “神医,我这病还有救吗?”其实这个时候的季初逸心里面已经多多少少有预感,他的病已经无药可治了,因为这段时间的疲惫和麻木让他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他的呼吸都有些喘息不过来了。

    “你这孩子我都还没有瞧,你怎么就说没救了呢?”白胡子的老爷爷非常的和蔼,心善,一下子让原本担心的季初逸放松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还站在自家小姐旁边的小荷忍不住的询问着自家的小姐:“小姐这个老爷爷不是咱们之前在路上遇见的吗?他真的是神医吗?我觉得看样子并不像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你这小丫头不知道事情就不要瞎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是没听说过?”听到了自己的小丫鬟,居然和门口的那两名男子眼光无异,心里面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也明白,他们看人的第一印象多多少少也会对这个人有所了解,所以也就没有指责。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