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更加迷惑的是元行景,莫非太子心心念念的姑娘就是国公府里面的大小姐季瑾筠?

    想到这里,他心意难平。

    “太子,莫非……”元行景虽然在心里面已经确定了人选,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不死心再次确认道。

    “不是她!”这个时候的沈逸然或许是明白,刚刚他的举动有些太夸张了,立马就恢复了常态,冷冷的说道,直接将他的念头给扼杀了。

    “不是就好……”元行景听完太子的话以后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

    可是站在他身旁的章子风哪里会错过眼前这几个人的互动呢?

    她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恨意。

    “这就不用了,我都已经来到这山谷之中,已经找到了神医的家门,自然不需要太子再替我询问了!”这个时候季瑾筠当然不想惹麻烦了,因为她已经看到神医住的具体位置了,又何必和这群人纠结在一起呢?

    “你确定不需要我帮你?”在这个时候,沈逸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怎么?”此时听到了太子,居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季瑾筠心里面有些纳闷,随后便抬起头来。

    这个时候看着两个人都不说话元行景便主动的站了出来,开始替他解释:“季姑娘是这样的神医大人早上就已经出门了,看这个时辰恐怕是不会回来了,你应该是找不到他的,今日就算是你来到这里,也未必能够见到他!”

    居然还有这等事?

    季瑾筠心有不悦,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看到了季瑾筠有些无奈的表情,沈逸然随后便坐在了棋子旁边,唇线抿了起来,眉眼之间闪过一道神采:“你如果是在这里陪我安心的下一盘棋,等这一盘棋下完,我便会带你去寻他,定当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是想让我跟你下这一盘棋吗?这盘棋表面上已经成了一副死棋,若是太子殿下想跟我下,我们当然可以继续下这一步棋,也可以悔棋重来。”当季瑾筠说完这番话以后,白嫩的手指便已经放在了棋盘上,顺手便拿起了一颗黑子。

    “姐姐你不是不会下棋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跟太子殿下下棋了,万一闹出了什么笑话……”章子风从来没有听说过季瑾筠会下棋,这个时候虽然心里面非常想要看季瑾筠的洋相,但是又害怕季瑾筠在这个时候会拒绝,便直接让她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就是啊,如果不会下棋的话,还是不要在太子面前逞能了,我看还不如你回去换个时间再过来找神医吧!”这个时候和章子风结伴而来的一位女眷在这个时候也说出了自己的嘲讽。

    “你,难道真的不会下棋吗?”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元行景丝毫没有受到身旁两个锅灶女人的影响,脸上露出了一份震惊的神色。

    而看到了他现在的这幅表情,章子风和她身旁的这位女眷更加认定了心中的猜想,认为季瑾筠肯定是不会下棋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却非要逞能,结果在班门弄斧惹出了笑话吧。

    于是他们脸上露出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

    “姐姐,你也太厉害了吧,真的好棒呀!”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病殃殃的弟弟季初逸在看到了季瑾筠的所作所为以后,立马就惊叹了起来。

    “逸儿休得在太子面前如此无礼!”虽然看到自己的弟弟精神好了那么一点,但是毕竟面前坐着的可是太子,她当然不能够让自己的弟弟在太子面前犯下什么错误,以免受到了别人的诟病。

    可是在这个时候,太子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有些震惊了,只见沈逸然唇边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后继续说道:“我可没有认为他说出这番话是无理,恰恰相反,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姑娘确实很厉害啊!”

    在这个时候,章子风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的丈夫眼里面居然也闪烁着赞赏的眼光,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明白了。

    “之前国公府的老太太大寿的时候,我在府中待了一段时间,已经听完了元兄在国公府里面的箫声,最后便看到了季家的大小姐,以萧为曲跳起了舞,今日却如此神通广大的将面前的这副死棋给变活了,让我实在是有些意想不到呀,看到了眼前的姑娘,我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孤陋寡闻了!”

    当在场的所有人听到了沈逸然的话以后这才明白了过来,看来季瑾筠确实有两把刷子,居然也能够将一盘已经死掉的棋再一次的改活了。

    而这个时候站在了季瑾筠身旁的小荷却也像是敬佩神灵一般,看着自家小姐。

    “行了,季姑娘现在直接跟我一起去找神医吧!看样子他马上就要回来了,咱们直接去他常去的那个路口等他就可以了!”这个时候太子早就已经没有了下棋的想法,直接站起来朝着前面走。

    “哦,我忘记了,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他会不会今天回来,因为他先前跟我说他好像要去山上采集什么比较珍贵的药材,有可能很晚才回来,要不这样吧,我直接留人让他一会回来了,直接去国公府就行了,现在我送你回府吧!”就在季瑾筠心里面稍微平静一点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沈逸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季瑾筠听完以后,身子忍不住的,一下子变得僵硬,心里面更加的无奈了起来,什么叫做您老人家送我回复这样子要是传出去了,指不定外面的人会怎么想呢,而且让神医去自己家门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了,要是太子殿下在亲自跟着,这她怎么受得起呢?

    于是这个时候季瑾筠在心里面不断的祈祷着,沈逸然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继续跟着自己回府了。

    “怎么了?为何姑娘这副样子我是什么豺狼猛兽吗?看着我的时候如此的害怕?你不是担心自己弟弟的病情吗?所以我才让神医回来以后直接去府上!你弟弟现在身子骨残弱,总不能让他们现在就在这里面呆着吧!”沈逸然说完这番话以后还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