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那我也过去一趟。”周老夫人听到了季瑾筠的话,忍不住的加了一句。

    于是原本两个人去的路,变成了四个人。

    “这女人已经来了?”公主一听到时辰到了,在看着外面的景象,满腔怒火的朝着周围的人吼了出来。

    “不行,我今天还就不相信了,究竟是什么样的野女人,居然敢抢了我的位置!”公主四还不害臊,明明在这多人的面前,可是依旧干将自己心中的心意给大胆的宣泄出来。

    季瑾筠在从花园走向前厅的路上,便看着各种女子听到了公主的话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有的心生不屑,由得满眼羡慕,更有嫉妒者和身旁其他的大家闺秀窃窃私语。

    “公主!”江娇娇在身后大喊了一声,随后就看着眼前的公主直接从眼面前离开了。

    等季瑾筠过去看见的时候,已经开始拜堂了,而眼前大婚的见证者并不是皇上,而是太子。

    司仪在这个时候大声的说着:“一拜天地……”

    “我不同意!”嘹亮的女声顿时在大婚的前厅响了起来,引得所有的人侧目。

    “你是?”眼前说话的男子,明显是不知道面前的女子是哪家的姑娘,更是被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的气愤给震撼了。

    “我不同意,你们凭什么大婚?”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沈菲菲立马就不同意了。

    “休的胡闹,这里不是在皇宫里面,脾气给我收敛一点!”沈逸凡在这个时候忍不住的动怒了,不管怎么说,元行景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即使自己的妹妹心悦兄弟,但是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能勉强。

    即使自己心里面还是希望自己的兄弟是可以和自家的妹子在一起,但是事情往往不会和自己想象的一样。

    “太子哥哥……”原本气焰嚣张的沈菲菲在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居然也在这里坐着,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要知道她虽然贵为公主,天不怕地不怕,在皇宫里面因为父皇和母后的原因,可以在皇宫里面横着走,但是偏偏害怕她的大哥,此时从一只炸毛的狮子变成了一只乖乖的小白兔。

    “这件事就此作罢我就当做从未看见,如果你还要这般的执迷不悟,那就不能怪我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你应该是听过的吧!”沈逸凡可不想在这大喜的日子和自家的妹妹吵起来,更何况,要是沈菲菲真的在这样的场面闹起来,实在是有辱皇家的威严。

    “就你这样的野女人,还想嫁给行景哥哥?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何等的天资!”沈菲菲说完话以后,就扭头准备离开了,就在大家以为她就这样离开的时候,一鞭子直接朝着章子风的方向甩了过来。

    没有任何的防备,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谁都不知道公主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鞭子凌厉的风带动着章子风的盖头,虽然元行景眼疾手快的将鞭子凌空接住了,可是那气息还是将章子风的盖头给掀开了一脚,这多多少少有些不吉利。

    “来人啊,把公主给我带回宫去!”沈逸凡看着元行景手中握住的鞭子,心中不忍,连带着说话都涌现着怒气。

    “行景哥哥你没事吧!”忽然两个女人同时发问,场面显得有些失控。

    章子风连自己头上的盖头都顾不得了,直接将它掀开,所有的人目睹了她的风采,可这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工夫,紧接着元行景就直接将章子风拉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随后将手中的鞭子扔在了地上,快要掉在地上的盖头迅速的被元行景捡了起来盖在了她的头上,替她遮挡众人窥探的视线。

    “行景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就在这个时候,沈菲菲发出了嘶吼,看着元行景手上的红色伤痕,她的心里面也很不好受,完全不顾及此时已经丢掉了公主应该有的礼仪,被人拉着朝外面走,还一路频频回头。

    “你这个贱女人!”

    “大婚出了些许的差错,还请大家多多海涵……”元行景脸上的笑容很快的就消失了,随后对着众人道歉,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来的一般。

    拜堂很快的就结束了,紧接着章子风就要被送入了洞房之中。

    “等等,老身的见面礼倒是还没送出去呢!送出去以后在送过去!”周老夫人此时开了口。

    周老夫人虽然常年不在京都,可是这辈分和身份都摆在这里,再加上和国公府以及章府的关系,所有的人听到了她的话,当然没有任何的异议了。

    “周老夫人,您实在是太客气了,还送晚辈……”元行景不管怎么说也在这京都呆了十几年了,所有的关系网也基本上弄清楚了,此时周老夫人一开口,便已经被他猜出来是什么身份了。

    “这是应该的,画儿也算是我的孙女了,季季出嫁我准备了东西,这画儿自然也是准备了!”

    “只是啊,我这年纪大了,也不知道画儿季季能不能看的上我这老太婆挑选的东西咯!”周老夫人虽然说这很惋惜,可是却对自己的礼物非常的满意。

    “奶奶真是说笑了,您准备的可都是大手笔,怎么可能两位妹妹不喜欢呢?”周婉若此时开口,大家闺秀的风范一下子就展现了出来。

    “到底是刚回京都,我也是才知道画儿要大婚的消息,这新婚之礼自然是不能延后在补上了,见面礼都准备好了,等什么时候你们有了孩子,我在给你们补一份大的。”周老夫人说完自己却又笑了出来。

    “若儿啊,你把给季季和画儿的见面礼当场拿出来吧!”周老夫人不知道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此时居然打算当场将东西给她们。

    看到自家奶奶的举动,周婉若忍不住有些汗颜,什么叫做不知道章子风大婚……

    “这盒子好生精致啊!”

    “是啊,这木盒子看起来就很贵重,里面的东西应该更贵重了吧!”

    “我倒是喜欢那个银盒子,看起来小巧玲珑的!”

    大家看到了周婉若手里面拿的两个盒子以后,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