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里一间房子都只放一件吗?”季瑾筠并未将话说完,但是男子却已经领悟到了她的意思。

    “并不是,房间里面的摆件数目是和房间里首饰的珍贵程度息息相关的,像是给姑娘手中的这支发簪,已经称得上是精品了,自然得独自处于一间房子里面,像小姐在一楼大厅里面看到的这些珠宝摆件,在这些珍品的面前也都是普通的货了。”小二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洋洋得意,仿佛这些东西都是他收藏的一般。

    “神气什么啊,这些东西还不都是半山壹品的,又不是你的!”小荷一开始就对眼前的这个男子有些敌意,此时看着他说话的语气,更是将心中的愤懑给发泄了出来。

    “姑娘你!”虽然说小荷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眼下周遭空旷无物,再加上她确实也没有想要隐藏自己心中的想法,无所顾忌的说道。

    “你不要听她说的,所以这发簪除了上面的装饰物,又有何区别呢?”季瑾筠毫不掩饰的问道。

    店小二一时梗塞,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客人,他都已经介绍的如此详细了,可是对方居然还在追问着:“季小姐,我觉得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但是你,还是?”

    看着男子有些无奈的神色,季瑾筠轻笑一声,声音清透:“这发簪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点缀物要耀眼一点罢了,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一针见血,不留任何缓和的余地,季瑾筠说完这番化以后,脸上的笑意让店小二有些无力。

    “这……”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分明进行了眼神示意,似乎是想要让小荷从这个房间里面出去。

    “小荷你先去门口等一下!”季瑾筠说完这番话以后便让小荷出去了。

    小荷从房间里面走出去了以后,这才安静了下来,季瑾筠的手指在手里的这支发簪上摩挲着,“这上面可是暗藏玄机?”

    “姑娘有所不知,这发簪你看上面最顶端的凤凰,这里是一个暗机关,可以当成防身之物,在凤凰的喙处是分为上下的,上面是毒药,下面是解药……”男子耐心的和季瑾筠解释着这里的玄机,季瑾筠听得认真,忽然觉得这东西倒是也挺适合自己的,再加上做工精巧……

    待小荷等到季瑾筠出来的时候,发现小二已经将房间里面的锦盒拿在了手上。

    “小姐,这是已经要了吗?”长期跟在季瑾筠的身边,小荷的眼光自然也会比一般府上的丫鬟挑剔许多,再加上刚刚最初的惊艳已经被磨灭了,听到了季瑾筠说的那一番话,自然是觉得无比寻常,可是此时见小姐还是将东西买下来了,就更加觉得奇怪了。

    “嗯,买下了,另外两样也跟着留下来吧!银票直接去国公府……”季瑾筠说完二楼三楼甚至没有上去看,就直接将东西买下来了。

    “小姐,你都不看看是什么东西吗?”小荷还是有些疑问,要知道这里的东西可都不是什么便宜之物,小姐看都不看就直接买下来了,实在是觉得有些不知当。

    “无妨。”季瑾筠刚说完便看见了站在楼下的沈逸凡,他居然还没走。

    “你还不走吗?可挑到了称心如意的?”季瑾筠温婉的问道。

    沈逸凡随意的靠着楼梯,那副样子还真是风流倜傥,别有一番风味。

    “这银两就不必去国公府取了,我已经付过了。”沈逸凡说完便直接离开,完全没有回答季瑾筠先前询问的问题。

    见楼下的人点头确认后,季瑾筠这才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和小荷离开了,想要找个机会将银两送还回去,只是再见,确是章子风的大婚了。

    门庭若市,在萧瑟的秋季能够这般的热闹着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季瑾筠从马车下来,便看见了眼前人头攒动的景象。

    这一日毕竟是章子风的大婚,季瑾筠似乎是带着些许挑衅的味道,居然也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裳,只是这红色却不似大红,偏向水红一些。

    头上带着之前从半山壹品买来的发簪,一改先前略浅的粉饰,今日的妆容大胆却不夸张,带着喧宾夺主的感觉。

    “季小姐今日的装束未免有些太夺人眼球了一点吧!”忽然从身侧的一个马车上下来了一位姑娘,言语之中直指季瑾筠。

    小荷冷了脸,随后看着已经从马车上面走下来的季瑾筠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只能将话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呵,不愧是国公府里面的嫡小姐呢?这吃穿的用度果然和咱们比不得,瞧这素手,着实好看呢!”另外一个姑娘不知为何也走到了她们的身边,说出来了这么一番酸溜溜的话。

    季瑾筠的一头青丝就这样随意的披散下来,只是在上面随意的挽了一个流云发髻,梨花纹饰的发髻才是最点睛之笔,这耀眼的红色在阳光下闪烁着无尽的华光。

    此时白嫩的手腕上的一对银铃铛手镯,灵巧却不失贵气,银色和这水红色相互对应,整个人像是一个灵气的仙子一般。

    没有一点点庸俗的感觉。

    “我和两位小姐并不曾相识……”季瑾筠面不改色的说完这番话就直接离开了,略过两个人的时候,甚至没有多给她们一个眼神。

    “季小姐,你这样未免有些太目中无人的一点吧!”先前说话的江家姑娘此时有些上了脾气,自己在家里面也是娇娇女,身为朝廷重臣的父亲在在家里面也会对自己百依百顺,完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儿奴。

    江娇娇还真是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非常的娇气。

    “既然与你不熟,为何要和你多言呢?”季瑾筠顿了下步子,她可不希望自己不过是出来参加一次婚礼,反而破坏了国公府的形象。

    江娇娇此时更加的不依不饶了起来,看着季瑾筠的这幅样子,仿佛是她热脸贴上了人家的冷屁股,虽然事实就是如此。

    江娇娇此时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长纱裙,看起来也是古灵精怪的,只是她身旁却跟了四五个随行的下人,恐怕公主出行也不会又怎么多的丫鬟跟着吧,更别提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些家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