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觉得我家小姐买不起吗?”

    听到了店小二的这番话,忠心护主的小荷在这个时候当然会首当其冲的站出来维护自己的主子了,虽然她心里面也有些诧异自家的小姐为何要一下子买这么多的首饰,但是这个时候,她也不能想这么多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小姐说要买,那么自然是有用的。

    “小姑娘,话不能这么说,我并没有嫌弃你家小姐的意思,也不是说你家小姐买不起,而是这些精品的价格真的很好,寻常人家的小姐可能攒下一年的银两都未必能够买得起一件,现在眼前的这位小姐一下子狮子大开口,就是三件,我还是希望小姐可以考虑清楚毕竟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店小二心中还是有些犹豫的,要知道能够将这些东西卖出去当然是好事,自己还能在这个月多拿些银两,可是若是眼前这个小姐只是说说而已坏了规矩的话,那最后为难的可真的就是自己了。

    “小姐,不知道您是哪为大人的千金呢?”半山壹品不管怎么说也在这里开了许久了,虽然不是很确定自己可以将整个京都里面的名门贵族都认清楚,但是看到眼前这位小姐的架势,应该是很有身份地位的小姐了。

    小荷此时眼里面更加的警惕了起来,似乎还有些不服气,她听到店小二的话以后越发的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看不起自家得小姐,觉得自家小姐是买不起的。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啊?”

    “我家小姐也就是来买点首饰的,结果你们却这般屋里的盘问,未免有些太无礼的一点吧!你们家掌柜的是谁啊,让他出来!评评理,看看究竟是谁做的不对!”小荷的语气咄咄逼人,因为她此时是真的生气。

    明明这京城里面的生意就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你爱买就买,不爱买也不需耽误时间,但是自家的小姐都这样说话了,却这般无奈的一直缠着询问家世背景,多多少少惹得人心中不快。

    “我父亲是国公大人,我是国公府的小姐,手中这么多年来也还是有些银两的,国公府的待遇不错,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可以放心了。”季瑾筠淡淡的说完这番话以后,嘴角勾起来,脸上似乎还带着笑意,完全看不出来,她是在生气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店小二一听到原来是国公府的小姐,脸色一变,要知道国公府在整个程国虽然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是在朝廷上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占据着非比寻常的位置,富可敌国虽然是别人传言之中的。

    但是今日店小二一听说季瑾筠是国公府的小姐,又听闻她要将三件精品全部买下来,顿时也就相信了她的话,似乎也侧面的印证了,国公府的金银真的可以和国库相互媲美了。

    “沈公子,这里是季小姐已经说要买了,你就不能再继续跟上来了!”店小二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乎沈逸凡此时在听到了自己说不能跟上来后变得脸色,直接将他给拦了下来。

    “你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吗?”碰了一鼻子灰的沈逸凡脸色当然不好,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是一头火。

    “沈公子,您不是第一次来我家了,自然也是知道这里的规矩的,所以新出来的这三件精品,真的不可以给季小姐以外的买家看了。”小二恭敬的说完这番话以后就直接带着季瑾筠上楼了,完全没有理会,已经出现愣在了原地的沈逸凡。

    “小姐,那我可以一起上去吗?”小荷不知道自己身为季瑾筠的丫鬟能不能跟着,但是她此时完全不想呆在原地,和这个浑身散发着冷气的家伙站在一起啊!

    “你跟着吗?”季瑾筠虽然是面对着小荷说话的,但是语气却是询问着自己身旁的这个店小二。

    “跟着吧!”小二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在阻止季瑾筠的做法,索性直接放弃了。

    “嘻嘻嘻,谢谢小姐!”小荷此时非常的开心,一路上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

    “季小姐,你确定真的要这三样精品首饰嘛?”店小二此时在登上了二楼的时候脸色已经改变,完全不是一个小二该有的样子,眼神里面似乎多了点什么?

    对多了一丝恭敬!

    怎么会有这样异样的眼神呢?季瑾筠心中不解,但是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可以开口询问的理由。

    “这三样精品有什么不对嘛?”季瑾筠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些狐疑,眉眼的疑惑带着些许的谨慎,她总是觉得这半山壹品还是没有面上卖首饰那么简单。

    “没什么不对,只是站在季小姐的角度上,我还是觉得其中的一件就已经适合小姐了。”这男子通身的气质已经发生了改变,哪里还有在楼下畏畏缩缩的样子?

    季瑾筠的目光放在了眼前的这个小二的身上,脸色带着平淡:“先看看吧。”

    季瑾筠身上的冷漠,让男子肃然起敬。

    “季小姐跟我来!”男子已经知道了季瑾筠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再有任何瞧不起的神色,随后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直接来到了二楼的拐角处。

    “季小姐跟我进去吧!”季瑾筠看了一眼面前的这扇钩花镂空的梨花木门,一股梨花木的

    清香味就扑面而来。

    门很快的就被推开了,季瑾筠原本以为这个房间会比较昏暗,谁知道明亮的阳光即使在午后也依旧耀眼。

    “季小姐,我先带你看这第一件。”男子此时完全没有小二的形象,走到了一个梨花木桌的面前,郑重其事的将桌子上面的木盒拿了起来,“小姐,这第一件是一支发簪,上面有梨花纹饰,后面勾勒成了凤凰的样式,凤凰的眼睛是红石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也是发簪的点睛之作,而纹饰黄金和白银拉丝勾勒,顺滑的感觉完全不像是打磨的。”

    季瑾筠听完男子的介绍,将眼神放在了周遭的环境上面,房间的两侧,以窗户为分界线,随后将两侧全部都放着梨花木的摆设,整个房间很是通透,只是在房间里放着的木桌倒是独领风骚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