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家里面的人对自己都很好,可是家族的婚姻自由完全不是在自己的手里面,她上一世和家人相对,现在的下场自己在在清楚不过的了。

    “少爷,半山壹品到了!”外面的人很快的就喊了一声,将马车停了下来,这个时候马车里面的这两个人才沉默了下来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季瑾筠慢慢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了一眼气势恢宏的门店,顿时被这种感觉所吸引,仿佛有一种奇幻的魔力。

    “太子一介男子,又何必屈身,所以我同来这种地方呢?”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屋门口的季瑾筠忽然回眸,不浅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知道,沈逸凡的身份早就已经暴露出来了,所以即使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喊的太子,也并不会引起什么骚乱。

    初寒的秋天,即使身上笼罩着纱衣,可是刚从马车上下来的季瑾筠,还是觉得一阵凉意拢在了身上,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随后快走进这屋子,身上才觉得有了些许的暖意。

    “谁说我身为男子就不能进这样的地方了,马上就是母后的寿辰了,我也想在这里搜罗一点好的东西送给母后呀!”就在这个时候,沈逸凡忽然开口说道。

    季瑾筠有些无奈,摇了摇头便准备进去,因为她本就不想与沈逸凡在这屋子外面进行纠缠。

    “难为太子一番孝心,那我们就进去吧,时辰不早了,明日也就是妹妹的大婚了,我可不想因为今天的事情误了时辰!”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小何已经走在了自己的身侧,季瑾筠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跟着自己的丫头走进了半山壹品。

    “那是自然!”男声低沉,朗朗入耳,听到了季瑾筠的话以后轻笑了一声,就像是山间的清泉,让人觉得有些沉醉。

    走在前面的季瑾筠脚下的步子一顿似乎想要回眸,可是心里面又驱使着她继续向前走,于是就直接没有等身后的人来到了屋子里面。

    “这位小姐好,今天您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咱们这一品阁还真的出了几件精品,还没张罗出来,未曾想到居然有小姐已经找上门来了!”店里面的小二似乎早就弄清楚,有许多达官贵人的富家女会在半山壹品出了新品之后,找上门来。

    听完了这阁楼里面的人的话,季瑾筠在这个时候莞尔一笑。

    其实他今天来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为遇见什么珍品,不过是因为自己身旁的这个小丫头扯了一个谎言,为了让她以后可以正面的面对自己,便带着她过来走了一趟。

    “不知道今日这楼阁里面出了什么东西呢?”季瑾筠在这个时候礼貌性的问了一下,其实她也并未期待些什么。

    毕竟在她的心中一直都觉得钱财乃身外之物,而自己身上所装饰的这些桂冠也不过是一些向他人展示自己的外在物品。

    重活一世的她看淡了许多。

    “这位小姐跟我过来吧!”这位店小二是一位男子,衣着穿着也比较考究。

    季瑾筠之前认为店小二身上穿的衣裳应该和那酒楼的小二是相差无几的,可是当他去了烤鸭楼和吉祥斋以后,便已经对这种想法彻底的否决了。

    “这位小姐,今日咱们阁楼里面一共出了三样精品,就不知道姑娘对哪一类感兴趣了?”就在季瑾筠想的这店小二应该会带着自己将这三样精品都看一遍的时候,却没想到走到了阁楼的二楼便停下了脚步。

    看着季瑾筠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店小二脸上的情绪,有些意味不明了。

    “这位小姐你是哪家的姑娘呀?是不是从未来过我家阁楼,不然为何不明白精品只有看上哪一类才会带你去看,而并非向你全部的展示?”这店小二虽然知道季瑾筠身上的衣裳应该是不烦,可是发现她并不懂规矩的样子,心里面还有些忐忑,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姑娘是否有足够的银两可以买自家阁楼的精品。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是怀疑我家小姐买不起吗?”跟在身后的小何,这个时候有些替季瑾筠打抱不平了。

    “呵呵呵呵……”忽然,身后沈逸凡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原来你从未来过这半山壹品啊?”当小荷听见了沈逸凡的话以后那双眼睛瞪得格外的圆,倘若不是顾及到了他的身份,或许这个时候的小荷会顶撞着回去。

    “从未来过又怎样呢?毕竟那些东西,倒是也吸引不得我什么兴趣!”自己的丫头当然是自己来维护了,感受到了身旁人儿的怒气,季瑾筠嘴角弯弯笑了出来。

    外面的人如果不是了他们现在的这种场景,恐怕还以为他们在说笑,可是这唇枪舌战的往来之间,却别有一番意味。

    “原来是沈公子呀,今日来是想要挑些什么呢?”店小二虽然不知道沈逸凡的真实身份,可是前些日子他刚过来,所以也是自己带领的,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

    “你常来?”听到店小二如此熟络的言语,季瑾筠自然而然的就问出了这么一番话。

    “到时候不常来,不过是前些日子来了一趟,买了些东西!”沈逸凡淡淡的说道。

    买了些什么沈逸凡没说,季瑾筠也没问,于是两个人就沉默了下来。

    “所以这位小姐,您是想看哪一类的呢?这三类精品分别是手饰,头饰,项饰。”店小二似乎早就已经将这些东西数烂于心了,在和季瑾筠介绍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比喻神色将她当成了自己的贵客一般。

    “倘若我这三样都买下来呢?”季瑾筠只是不确定如果她要买三样,是不是三样东西她都可以看?

    “那若是我三样全部都买下来呢?”就在这个时候,季瑾筠的这番话让店里面的小二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姑娘,你知道这三样东西可都是咱们半山壹品里面的精品,一样都可以称得上是价值连城了,姑娘要是买三样的话,可得注意一下自己手中的银子啊!”这个时候,看着季瑾筠说话的口气和行为的做派,他觉得虽然说眼前的这个姑娘不是什么小家之女,但是如果是说大家闺秀的话,手中的银两应该也不会这么多吧。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