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儿啊,你这匆忙的样子是要去什么地方呢?”明明这个时候老夫人应该回到后院了,只是为何现在依旧在前厅呢?

    但是这个时候季瑾筠和小荷只是想要出府去寻觅一件合适的首饰,倒也没有多想。

    “奶奶,我刚刚看这吉祥斋的衣裳都已经送过来了,寻思最近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可以佩戴着,就想着去半山壹品看一下,要知道那里出的都是精品呢!”在季老夫人的面前,曹瑾筠从未隐藏过什么。

    于是在这个时候便将自己的去处直接告诉了老夫人。

    “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去吗?你这丫头该不会是瞧见我给章丫头送了些首饰,觉得奶奶偏心了吧!”就在这个时候,季老夫人调侃地说道。

    “奶奶,这是哪里的话呢,妹妹明日就大婚了,奶奶送一些首饰也算是一些心意了,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觉得姐姐偏袒谁呢,不过是觉得明日穿了奶奶专门为我定制的衣裳,如若没有合适的配饰,未免有些辱没这件衣裳了!”季瑾筠的言语带着些许调皮的味道,眉眼之间带着笑意,完全没有任何抱怨的意思。

    “你这丫头呀,这张嘴还真是能说,就只有你们两个人,我也不放心,一会儿我找个人送你们一起过去吧!”老夫人说完这番话以后,眼里面带着满满的算计,虽然一旁的人看不出来一些什么,可是季瑾筠毕竟是和老夫人待的时间很久了,自然对老夫人的心思还是比较清楚的。

    虽然不知道奶奶究竟要找什么样的人送自己过去,但是这个人八成是自己并不想见的。

    “奶奶,我现在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更何况小荷还跟在我身旁呢,我们两个人去就已经够了,半山壹品离咱们府也并不是很远呀!”季瑾筠带着些许的排斥说道。

    只是当季瑾筠说完这番话以后,季老夫人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些不满。

    还未等季瑾筠和小荷作出何等反应,耳边就传来了那道熟悉的男声。

    “季家大小姐这般排斥与我在一起吗?”男声带着痞赖的味道,顿时让季瑾筠恨不得翻个白眼。

    这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明明早上的时候已经摆脱了他,怎么到了下午他还追进自己的府中了呢?明明不是已经回到皇宫里面了吗?

    “太子还真是好雅兴,这般时辰呢,为何还出现在这里呢?”虽然说平日里的沈逸凡一副冷酷的样子,只是当自己与他真实接触以后,却发现他并未是什么冷酷之人,反而是一肚子的坏水。

    “怎么了?季小姐是不想见到我吗?如果不想见到我的话,那我就不在这里继续叨扰了!”沈逸凡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些许的委屈,似乎是季瑾筠想要将自己从府里面赶出去。

    老夫人一听到太子这番语气,当然觉得不满意了,立马走到了季瑾筠的身旁,伸出手将季瑾筠的手拉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太子,这丫头不懂事,太子莫怪!”老夫人都已经说出这番话了,季瑾筠自然也不会辩驳些什么了。

    “你这丫头还是不要说这些话了,平日里在府中无人管教,现在在太子面前怎么能够还这般无礼呢?”老夫人说完这番话以后用手拍了拍季瑾筠的手腕。

    “太子一会儿就麻烦你送我这孙女儿了!”

    虽说是午后,可是因为天气有些阴沉的原因,外界的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

    微微的秋风乍起,吹起这前厅外面树叶的摇晃,沙沙作响的树叶带着无尽的秋意。

    “这有什么好麻烦的呢?包在我身上吧!”沈逸凡不知何时对这样的事情居然也如此上心,表现了强烈的兴趣。

    “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想早点买点东西就回来,不想在外面逗留时间太久,如果太子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去吧!”就在这个时候,季瑾筠开了口,她深知自己在做任何的抵抗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现在早早的出去早点回来摆脱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逸凡很快的就开口对季瑾筠说道。

    随后三个人就一起离开了国公府,这个时候季处瑾才发现贝风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国公府外面等候了,似乎早早的就有把握他们会随着太子一起出去。

    “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元兄明日就大婚了,而且还与你的表妹!”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坐在了马车上的两个人开始了对话。

    “不知道太子何意?”就在这个时候季瑾筠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无奈和不解。

    “我字面上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要知道之前元兄一直喜欢的可都是你,可是现在,与他大婚的对象却不是你!”就在这个时候,沈逸凡脸色一变,异常严肃的询问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季瑾筠。

    “太子还管这些事情吗?我以为太子每日都忙着正事,根本无暇去顾及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季瑾筠似乎并不想和太子谈论这个话题,于是朝着别的方向引了过去。

    但是沈逸凡似乎并没有想要将季瑾筠放过。

    沈逸凡的眼里面带着些许的笑意,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姑娘聪颖伶俐,又怎么会不知我所谓何意呢?”

    “怕是让太子见笑了,我与元行景并无瓜葛,也无牵扯,平日也未曾有过交流,所以他的大婚与我并无关系!”季瑾筠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元兄已经大婚,有些事情就算了吧!”明明季瑾筠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沈逸凡还是老将自己和元行景放在了一起。

    “嗯。”无心和沈逸凡继续争论这个没什么意思的话题,于是季瑾筠撩开马车的锦绣帘子,望向了窗外。

    午后的斜阳带着些许的寒意,季瑾筠看着宽敞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百姓,心中产生了无限的感慨。

    她似乎很久没有在街道上好好走走了,世人都羡慕她国公府小姐的身份,却不知道自己活在这样的世家里面也有自己的无奈。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