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厨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似乎完全不知道外界已经将他这烤鸭楼说成了这样,“到底是谁在这里造谣?”

    “真是胡言乱语!”

    “师父,方家铺子,和你是什么关系?”季瑾筠灵光一现,忽然想起来,方家铺子里面的人似乎穿着和这里的极为相似,只是里面的横条确是桃粉色,看起来格外的亮眼,这样一来,她却觉得两个地方的处事有相似之处。

    “方家铺子,哪家的铺子?你说放假那娘儿……”刘大厨说着说着忽然哽住了,睁大了眼睛盯着季瑾筠。

    “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刘大厨的脸更加的红了,顿时燃起了季瑾筠和刘柔的八卦之心。

    “不认识,吃过几次里面的糕点,差点中毒。”季瑾筠大大咧咧的说道,完全不把这件事当成什么秘密。

    “什么,那婆娘还给你下毒?我看她真的是……”刘大厨一看自己的宝贝闺女还被人下毒,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恨不得马上就直接杀过去。

    “那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我现在就带着你去方家铺子找她!”刘大厨再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那怒气似乎不像是由内而发的。

    “我现在若是有什么事情,就不会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了,那些糕点我没吃,被章子风吃了,应该也不是有意为之,八成是陷害吧!”季瑾筠觉得这件事情也没有陷害到自己的身上,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师父,你和放假的老板娘很熟悉吗?”既然可以直接拉着自己和她理论了,那两个人的熟悉程度肯定是不一般的。

    “方家铺子的老板是个女的?”刘柔惊讶的说道。

    “你们没见过她吗?”季瑾筠听到刘大厨的话,摇了摇头。

    “没有。”看着两个人一脸疑惑的样子,刘大厨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

    “听说师父过几日要去元府?”想着过几日就是元行景和章子风大婚了,季瑾筠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是啊,怎么了?你这丫头想要一起去吗?这好说,到时候直接把你带进去就可以了。”刘大厨大手一挥,潇洒自在。

    “我到时候自然可以去的,师父就不用担心了,师父这里有多余的烤鸭么,早就听闻这烤鸭味道独特,想要多带几只给家人尝尝。”季瑾筠看着被刘柔吃了近半的烤鸭,提了这么一句。

    刘大厨看了一眼季瑾筠,随后又看了一眼只剩下了半盘的烤鸭,眯着眼笑了起来:“难得你这般有孝心,烤鸭我现做几只给你送过去。”

    “这里不是有已经烤好的嘛?”刘柔不解的问道,随后看了一眼周围的人。

    “这些都不好吃了,一会儿我让人送你们过去。”刘大厨说完就钻进了后厨里面,留在院子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在临走之前,刘柔朝着里面的人大喊了一声:“师父,你要是有空的话也给我烤一只吧!”

    季瑾筠轻笑,随后两个人离开了。

    只是她们前脚刚出院子,原本在后厨里面的刘大厨眼神立马冷了下来,对身旁的一个帮厨模样的男子说了几句话。

    紧接着这个男子就从后厨走了出去。

    “瑾妹妹,元公子马上就要和章子风大婚了,你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吗?”刘柔自小在皇宫里面也生活了一段时间,虽然谈不上熟悉里面的尔虞我诈,可是眼力劲还是极好,这几次见面,元行景的眼神都放在了季瑾筠的身上,那种爱恋的眼神虽然不容易被人发现,可是终究是暴露在了刘柔的眼里。

    像是季瑾筠这样聪明的人,刘柔倒是不相信她一点点都看不出来的。

    “他大婚,我应该有什么样的感觉呢?祝福吗?”季瑾筠此时已经坐在了马车里面了,午时早就已经过去了,这秋日的寂寥在这午后倒是越发的明显。

    神情淡淡的模样倒是让刘柔越发的怀疑,虽然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季瑾筠和元行景两个人应该是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可是每一次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同一场合的时候,刘柔都觉得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是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情,最重要的是,季瑾筠即使表面上装作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但是神情和举动,似乎都非常的抗拒元行景的靠近。

    “你们两个人之间……”刘柔还想要继续探寻一些什么,却直接被季瑾筠打断了。

    “我们两个只见过几面,可能话不投机半步多,可能不太适合聊天吧。”季瑾筠完全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说完这翻话,变沉默了下来。

    刘柔知道这件事情也不必要再继续的追问了,识趣的闭嘴了。

    刘府很快的就到了,刘柔在这个时候也下了马车,和季瑾筠约定过两日一起去参加章子风的大婚,便各自离去了。

    深深皇宫,太子偏殿里面的沈逸凡听着身旁暗哨给自己的汇报,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太子,季小姐今日从赛场离开以后就做了这些事情,只是她似乎是发现我们了。”暗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些许的窘迫和阴沉,想他堂堂太子殿下身旁的暗哨,居然被一个弱不禁风没什么能力的女人给发现了,简直是一种耻辱。

    沈逸凡眉眼弯弯,脸上还有夕阳的余晖,凌厉的棱角在这一瞬间软了下来。

    “怎么被发现的?”话语清和,让原本以为马上就要领罚的暗哨心一惊。

    “不确定是否发现,但是明确的在属下呆着的地方看过几眼。”沈逸凡面前的男子忽然将头低了下来。

    面前男子的话勾起了他的兴趣,随后,沈逸凡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

    蔷薇花苑的蔷薇此时开的更燃,格外密集的花朵仿佛是想要将整个围墙全部都圈起来,显眼的花朵在要翠欲滴的绿叶衬托之下反而更加的娇艳了起来。

    季瑾筠此时坐在午后的院子里,手中的秀帕是她一早就描好模子的,岁月静好的安然样子,让站在一旁盯着季瑾筠看的小荷都觉得让她看多久,她都看不腻,永远都不会觉得疲惫。

    静静坐在那里的季瑾筠看着手中几近成形的蔷薇,忽然停住了手,眼神有些飘忽,似乎是在发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