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书倒是好福气,孕育两女一子。”章子风自然也知道刘尚书的地位非凡,如今自己马上就要嫁给元行景了,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为元行景考虑。

    元行景虽然不知道章子风为何如此的攀着刘柔,但是心里面却也清楚,若是章子风真的和刘柔交好,自己以后也好多一条路可以走。

    “我和妹妹虽然都在一起长大,或许是年纪相仿,再加上平日里面的喜好也比较相近,章姑娘若是想要见家妹,到时候可以来尚书府,妹妹平日里面性子急,倒也是喜欢热闹的主,若是你来了,她会很开心的。”刘柔说到这里,季瑾筠心里面却忽然觉得很好笑。

    眼前的这个刘柔在看见了不熟的人的时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确实让季瑾筠觉得有些奇怪,只是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明白,她为何对章子风的态度要和缓许多。

    要知道,季瑾筠虽然心里面很清楚,刘柔应该是知道章子风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可正是因为知道还表现出如此模样,就更加的让人生疑了。

    “是嘛?如果柔姐姐愿意的话,那我肯定是希望经常去尚书府寻找两位姐姐,平日里面呆在府上也非常的无聊,能够有幸出来找两位姐姐说说话,解解闷。”章子风一听刘柔居然同意了,心里面更加的开心了起来,要知道虽然说自己是将军府的女儿,可是因为父亲是武将的原因,和朝堂上面的文官并不怎么相熟。

    “当然开心了,平日里府上也没什么事。”季瑾筠眼皮掀开,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三个人,心里面却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这么巧!”就在大家都觉得气氛马上就要尴尬下来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就穿了过来,紧接着就看见了一身青衣的沈逸凡。

    “太子。”三个人开口说道,随后就起身站了起来。

    “在外面就不要行这样的礼节了,这很多人。”沈逸凡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茶楼,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出来也就只像是平常人,并不希望别人弄出这副阵仗来。

    “太子不是已经回宫了么?”元行景似乎有些不满,但是却并未表现出来,可是这话题里面的意思分明就是不希望太子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茶楼里面。

    “元兄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这是有了美人身侧就将这兄弟情义放下了一旁?”沈逸凡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调侃,似乎也不在意元行景有些抱怨的意思。

    “太子哥哥,你坐在我这个地方吧!”刘柔说完这番话就直接起身了,要知道这个时候桌子旁边根本就没什么位置了,若是自己不起来的话,场面岂不是更加的尴尬起来了。

    “不用了,我就是过来跟季小姐说几句话的,马上就好。”沈逸凡倒也不遮掩,直接将来的目的就表明了。

    大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只是季瑾筠心中却有疑惑,为何自己来到了这里,不过是转眼间的功夫,并为停留太久,但是太子紧跟着就跟了上来。

    只是面前的元行景和章子风为何会出现在风清酒楼里面就另当别论了。

    “不知道太子究竟找我有何事?”季瑾筠本不想说这些,只是现在别人都已经找上门来,她若是再不给予回应的话,未免显得自己有些太呆了。

    “季姑娘若是方便的话,和我这边借一步说话吧!”沈逸凡这个时候来到了季瑾筠的面前,语气平淡的说道。

    “太子都已经过来找我了,我怎么会没有时间呢!”

    季瑾筠说完这番话以后就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两个人朝着旁边的地方走了过去。

    “其实我觉得在刚刚他们面前说话也没有什么好遮挡的,太子又何必非要将我引到此处呢?”季瑾筠脸上带着疑惑之色。

    沈逸凡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子,其实他自己心里面也有些不明白,原本他和贝风清已经朝着回宫的方向走了,只是在半路上却不知为何忽然想再来看她一眼,于是就调转了马车。

    “没什么,只是和你交代一句,晚上还是不要在街上随意走动,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早点回去吧!”沈逸凡刚说完这番话便觉得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妥,可是这话已经说出去了,又岂能收得回来?

    于是在这个时候,他撂下这句话就急匆匆的走了,似乎有些狼狈而逃的意味。

    “奇了怪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留在原地的季瑾筠一脸的莫名其妙,只是她听到了时辰这个问题,便转眼望见了窗外,发现外面的阳光正好,连夕阳都不曾出现,这么早的时间段,又怎么忽然提及女子独自在外,有些危险。

    越想越复杂,越想越纠结,季瑾筠索性直接将心中的杂念摒弃出去,准备喝杯茶便离开。

    “两位想喝什么茶,这茶水还是之前我和瑾妹妹点的,也不知道是否和二位的胃口?现在时辰不早了,一会儿要一起去吃午饭吗?”刘柔觉得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也不知道为何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她本以为自己也不过就是客套一下,毕竟一会儿她要和季瑾筠一起去吃饭。

    只是他们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就听到了章子风的声音:“既然我们都已经聚在这里了,那

    就一会儿一起吃个饭吧,刚刚太子不是也过来了吗?”

    刘柔听到了章子风的话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眉头:“好啊,那你们一会儿去吃什么呢?这一片我很少出来只是偶尔出来也只是去看一下香料,你们有没有什么味道比较可口的菜的酒楼可以推荐一下!”

    “当然有了,我记得我先前和张家的小姐就喜欢去全聚德酒楼吃饭,时常出来回去来不及,有时候会带上一只烤鸭,那里的烤鸭非常有味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去那里坐一坐!”章子风非常兴奋的说道。

    要知道那家的烤鸭是整个永旭街非常出名的,只是因为数量有限的原因,并不是你想要吃就可以吃得到的。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