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瑾,你在想些什么呢?”看着季瑾筠望向窗外,那副发呆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慵懒可爱的味道。

    “柔,这风清茶楼,和太子殿下身旁的贝风清可有联系?”季瑾筠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经意的询问着。

    “瑾妹妹你是怎么这么快就想到的,我是后来听见贝风清和太子哥哥说起此事我才知晓的,你实在是太聪明了!”刘柔脸上的震惊之色倒不像是装出来的,季瑾筠原本还想要奚落一翻,看着她那确实不知情的样子,季瑾筠终将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说了出来。

    “太子殿下如此大胆的命名,岂不是更加的会引来别人的猜忌?”季瑾筠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不妥当之处,把自己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正是因为太子哥哥将名字直接亮了出来,外面的人才会更加的大胆来这里,既然都是已经知道了这里是太子的茶楼,心中自然是明白人。”刘柔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说道。

    “所以来太子这里喝茶也只是单单纯纯的喝茶,纵然有人怀疑问起,也可以直接说自己是仰慕太子的茶专程过来的,并不是太子一党的人,这里人多眼杂,进来的人自然也不会将侍卫带进来,非达官贵人也不敢进入,平常的老百姓也只敢远观,里面的暴利……”季瑾筠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着,要知道她刚刚可是看到了清单表,这里面的茶可不便宜。

    “我倒是不曾想过国公府的大小姐对经商也如此有兴趣,这……”在风清茶楼里面为了不被人诟病,沈逸凡在命人建造这间茶楼的时候,专门将所有的包厢都给拆除了,只是建立了半人高的木栏,两两相距不近,虽然可以看见自己附近坐的都是什么人,但是却不曾能够听到对方说些什么。

    “元公子……”刘柔和季瑾筠看见了眼前的人便点头问好,到底身份还是有些许的差距,季瑾筠应了一声,却也不曾想要表达一些什么,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姐姐,这么巧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这个时候章子风的声音横插入了两个人的对话之中。

    “比赛已经结束了,请柔在这里喝杯茶,也算是缓解一下比赛的疲惫之感。”季瑾筠听到了章子风如此做作的语气,忍不住的笑了。

    “既然姐姐和刘姐姐都已经在这里坐着了,行景,咱们也坐在这里凑个热闹吧,想必两位姐姐应该是不会介意的……”这声行景叫的也算是亲昵,甚至有一种故意显摆的意味,章子风说完看着元行景点头心中更是雀跃,直接不顾旁人的就拉着元行景坐了下来。

    “两位真乃是天作之合,我觉得皇上真是圣明。”季瑾筠随意,人家都已经这般厚脸皮的坐在这里的椅子上面了,她总不能在没有什么教养的将人给赶走吧。

    原本觉得清香可口的茶水,此时放在这毫无波动的茶杯里面倒也觉得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我们确实要感恩圣上。”章子风见刘柔一脸真诚祝福的样子,心中的敌意少了几分,不管如何,现在元行景都将成为自己的丈夫,皇帝都亲自下圣旨了,这件事情也不会在产生变更。

    “姐姐,我见你一直瞧着窗外,你到底在看些什么?”章子风为了将季瑾筠和元行景隔开,故意坐在了刘柔的对面。

    “没看什么,看云卷云舒,闲情画意。”季瑾筠心不在焉的说着话,留下坐在身旁的这三个人不知道季瑾筠口中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什么。

    坐在季瑾筠对面的元行景看着季瑾筠略施粉黛的脸,心中反复体悟着云卷云舒……

    “季小姐不愧是咱们京都里面有名的才女,随意的一句话都这么的又禅意……”元行景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章子风,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季瑾筠,心中不免开始做出了对比。

    这两女子一个就像是水中镜月中花,另外一个则像是满花园的蔷薇,若是看着表面,定会觉得这两个女子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只有茜茜的接触之后,这才发觉,两个人的不同之处是有许多的。

    季瑾筠自然是知道有一道炙热的眼神放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不想,也无心搭理。

    章子风这个时候自然也发觉了,心中不免有些愤愤不平,要知道自己才是元行景以后的正牌妻子,可是现在他当着自己的面,居然如此直接的盯着另外一个女子看,这不是生生的看不起自己么?

    “柔姐姐,今日也参加了调香大赛?”到了晌午时分,章子风不曾注意到刘柔的存在,只是倘若现在自己不开口说话,又怎么打断元行景盯着季瑾筠的视线呢?

    章子风主动的将茶壶拿起来,想要给对面的刘柔倒茶,生生将季瑾筠和元行景挡住了。

    “对这些比较喜欢,闲来无事,有比赛便也参加了,听闻章姑娘调香技术了得,没想到今日一见,这人长得也俊俏。”刘柔恢复成平日里温柔的样子,只是这眼里的笑意,让人看不出真假。

    “柔姐姐,我们其实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国公府的老夫人生辰的时候,我们瞧见过。”章子风立马提醒着刘柔。

    可是刘柔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神情,她看着季瑾筠,却发现季瑾筠也就没有说什么,于是无奈之下,还是给了章子风几分面子,没有直说那些日子,自己并不在京都:“京都里面的大家小姐,都有些分不清我和妹妹,就连父母亲大人,平日里面都将我和妹妹错认,章姑娘将妹妹认成了我,倒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刘柔说完这番话以后,章子风格外的尴尬,她当然明白刘柔是给自己台阶下,这天地下,就算是有再相像之人,父母也不可能认错的。

    “那那一日是?”章子风索性直接踩着这个台阶了。

    “呵呵,你见到的应该是刘絮儿,絮儿是我的胞妹,长相相同,只是这兴趣爱好,吃穿喜好则是完全不同。”刘柔见气氛有些气愤,今日见到这些不太相熟的人,倒也多说了几句。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