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无趣,忽然之间对这秘密似乎不怎么感兴趣了。”季瑾筠瞥了一眼沈逸凡轻笑一声说道,要知道这奖励究竟是什么,她最终定会知道,之所以说想,无非是想看看太子究竟想干些什么罢了。

    既然太子如此无聊,她自然也不会在沈逸凡的身上花费功夫。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刘柔忽然大喊着季瑾筠:“瑾妹妹,你怎么在这里啊,你都不知道我刚刚为了找你问了多少人呢!诶?太子怎么也在这里,见过太子哥哥。”

    毕竟在这辈分上面,沈逸凡还是刘柔的哥哥,所以在这里称呼一声太子哥哥到也不觉得有什么突兀的。

    “柔,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季瑾筠本就想要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去寻找刘柔,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对方倒是先来找自己了。

    “太子哥哥,你在这里是找瑾妹妹有事吗?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就在刘柔出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猫腻,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刘柔分明和沈逸凡的出生没差几天,可是在这个时候,面对比自己大了几天的哥哥,刘柔的心里面却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没什么。”季瑾筠感受到了身旁女子的心情,忍不住的安慰了几声。

    “刚刚我正想寻你,只是和太子多说了几句。”季瑾筠看着身旁的沈逸凡,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沈逸凡分明在这个时候开始使坏,“柔妹妹,忽然出现,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季瑾筠听闻沈逸凡的话,瞥了他一眼,随后道:“柔和我有事要说,太子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季瑾筠不卑不亢的说道,随后便直接当着沈逸凡的面,带着刘柔离开了。

    “瑾妹妹,太子哥哥还在……”刘柔还是觉得自己就这样将太子甩在身后,似乎不太好,于是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沈逸凡还站在原地似乎脸上还带着坏笑?

    “瑾妹妹,你这样的做法未免有些冒险了吧,太子哥哥万一生气,给你使绊子。”季瑾筠看着担心的刘柔摇了摇头。

    “没事,太子本是心胸开阔之人,怎么会给一个弱女子的使绊子。”季瑾筠生性洒脱,拉着季瑾筠轻飘飘的说完以后,离开了。

    季瑾筠声音不大却也不小,这番话分明就是说给身后太子听得。

    “呵呵。”沈逸凡笑了笑,忽然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人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都觉得威严无比,可是只有沈逸凡知道,自己身边,何时有这样的人呢?

    甚至在他的脑海大胆的出现了一幅画面,这位奇女子若是和自己厮守……

    沈逸凡想到了这里,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朋友妻不可欺,虽说自己的朋友元行景,马上就要和将军府的大女儿成婚,可是季瑾筠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兄弟心上人,他又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横刀夺爱”呢?

    “太子,需要卑职将季小姐和刘小姐请回来?”站在沈逸凡身边的侍卫这个时候主动的开口说话了。

    “不用了,我们直接回去!”沈逸凡说完这番话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瑾妹妹,你为什么不害怕太子哥哥啊?”刘柔这个时候将自己心中所想给问了出来。

    “你太子哥哥是什么豺狼虎兽吗?”季瑾筠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不是了,哥哥可是人呢,要是豺狼虎兽的话那得变成怪物了,瑾妹妹以后可不要说这样的话,这要是在程国被旁人听见了,免不得在背后会议论些什么,人言可畏,妹妹还是平日里注意一点吧!”刘柔看着季瑾筠毫不在意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无奈。

    “是人的话,他可有三头六臂?”季瑾筠再次发问。

    “当然没有了,都说是人又不是怪物了。”刘柔此时心中越发的无奈了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季瑾筠究竟想要表达一些什么东西。

    “既然和我一样只是普普通通的人,那我为什么还要害怕呢?”季瑾筠的笑声让刘柔彻底的无语了,实在是没见过哪家的女子能够如此的乖张。

    “敢和太子哥哥这般说话的,恐怕世上也就只有你这一个女子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太子哥哥,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真的挺般配的,除了你,我想不出来这天下还有何等的女子可以配得上我太子哥哥了!”这个时候,在刘柔的眼里面全然没有了害怕的意味,只剩下了浓浓的崇拜之情。

    两个人很快的就来到了专属的马车上面,准备去一家茶楼聊聊天,整日的闷在府里面,忽然出来透风的两个小姑娘,此时更加的无拘无束的起来。

    “你似乎很欣赏太子?”季瑾筠闲来无事,也想考虑一下究竟该用何等办法才可以将元行景的狼子野心告诉太子,便打算从刘柔的这里入手。

    刘柔说起沈逸凡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瑾妹妹,我告诉你,我太子哥哥真的很厉害,他的骑射非常的优秀,要知道我程国更偏文,可是太子却不同,文武兼备,这是我程国的大幸……”

    听着刘柔不断地在嘴里面念叨着,季瑾筠就坐在一旁耐心的听着,没有任何打断的意思,可是她们却不知道,今日她们说的这一番话,早就已经落入了被讨论者的耳中。

    “启禀殿下,季小姐所述就是这些了……”贝风清站在一侧,看着自家殿下看着的方向居然还是国公府大小姐离开的方向,心中不免替季瑾筠捏了一把冷汗,在向沈逸凡转告这些的时候,心中还带着些许的颤意。

    “嗯,那回宫吧。”沈逸凡口气平淡,倒是错愕了站在一旁的贝风清,自家的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成了脾气如此温和的一个人呢?

    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侍卫,哪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来议论评说主子的事情呢?

    待太子离开以后,季瑾筠和刘柔已经来到了风清茶楼,其实季瑾筠一直都在猜测,这茶楼的名字怎么会和太子殿下身旁的侍卫同名,莫非是贝风清的产业?亦或者是太子的产业,可是如此命名,岂不是太过于招摇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