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被人给拉下来的围栏此时已经被人又给架起来了,或许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晓自己的配料吧!

    久久都没有得到元行景的回应,或许是因为先前比赛的时候自己差一点迟到,章子风也就没有继续和他说些什么,径直的朝着比赛场地走了过去。

    只是这个时候的元行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眯在一起,似乎是在打量一些什么,心中不断的算计着。

    红色的香柱很快的就燃了起来,比赛场内紧张无比,纵然已经提前知道比赛是要进行加试的,但是在这势均力敌的三个人之中,章子风到是显得有些慌张,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季瑾筠没过多久就站到了太子的身边。

    “他们很般配不是吗?”季瑾筠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沈逸凡到是有些猜不透了,如此语气,莫不是真的心中产生了不快?

    “为何突然对我说这些话?!难道你心里面就没有一点点难受的感觉吗?”沈逸凡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神带着些许的狐疑。

    不管怎么说,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人忽然喜欢上了别人,甚至要和别人成亲,那自己心里面的滋味一定会是不好受的。

    “只是刚刚看见了他们,觉得这世间的情字着实让人难以猜测。”季瑾筠留下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再一次的让沈逸凡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自己身为太子,眼前的这个女人到是自己第一个猜不透的人。

    他自然也有些不甘心。

    “太子觉得今年的最终得手会是谁?”季瑾筠看着下面正在进行调香比赛的人,不经意的询问着,手中还拿着一块温玉把玩着,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为何你不参加调香大赛,季姑娘的调香技术恐怕在这群人之上吧!”太子忽然视线聚焦在了季瑾筠的指尖,要知道季瑾筠指甲上的丹蔻,是遮掩不住的。

    程国女子虽然爱美,可是她们更希望通过使用香料来让自己达到美的程度,但是太子这么多年来,季瑾筠是第二个用了丹蔻的女人,所以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自己绝对不会记错的。

    果然,季瑾筠听见了沈逸凡的话,手上抚摸软玉的动作稍稍停顿,很快的便又恢复了正常。

    “太子说笑了,倘若瑾筠真的有这番能力,早就下去和这些高手们一决高下了,又怎么会站在一旁等待着呢?”季瑾筠随后抬手,将手指放在了自己的鼻尖,没什么味道后,将软玉交给了身旁的小荷。

    “这软玉可不常见……”沈逸凡依旧没有将季瑾筠的话放在心上,转移了话题。

    “这软玉确实是不寻常,我记得好像是早些年,父亲送来当我的生辰礼物,只是这些年来体寒,天气稍冷一些就直接带在身边啦。”季瑾筠说完这番话以后,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她似乎很久没有和父亲坐一起吃一顿饭了。

    自己重生之后,一直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她的弟弟似乎也一直都不在府上,这么想的话,她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女儿。

    知道太子养尊处优,自然也知道很多东西,于是什么都没说,不再解释。

    其实这块温玉最重要的功能并不是它能够冬暖夏凉,而是可以将自己手上的味道去掉,刚才经手了香料,再加上自己的手指还被刀划了一下,她此时也只能拿着这软玉稍微遮掩一下。

    “白莲究竟是你什么人?”沈逸凡盯着季瑾筠的手看了好大一会儿却发现并没有任何的伤口,顿时觉得越发的奇怪,怎么会没有一点点的伤口呢?

    “太子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怎么会和大宗师白莲扯上关系呢?”季瑾筠随后笑了笑,似乎是觉得不敢相信。

    “你们真的没什么关系?”沈逸凡还是觉得有些不可信,免不得再一次的追问。

    “当然没关系了。”季瑾筠见眼前这男人还不相信自己的话,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你的玉佩吧!”沈逸凡见自己从季瑾筠嘴里也问不出来什么,索性就直接放弃了。

    片刻之间,季瑾筠将注意力放在了沈逸凡手里面的这枚玉佩上,上面勾勒的图文可是自己当时亲自设计的,怎么可能认错呢?

    那一日回府后弄丢了,季瑾筠还有些难过,如今失而复得,这样的感觉实属难得,脸上的喜悦不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美人的笑颜自然是最吸引人的,沈逸凡自认不识美色,此时看到季瑾筠的笑意,心中也柔软了些,眼里带着笑意。

    “太子在笑些什么呢?”此时已经回神的季瑾筠一抬眸子就看见了太子严重的笑意,见自己居然笑了,沈逸凡立马就将脸板了下来。

    “太子应该多笑笑,这样好看。”季瑾筠忽然调侃,半晌,沈逸凡才恍神冷脸道:“身为太子,怎能天天流露那般神情,成何体统!”

    “还真是无趣!”季瑾筠听完沈逸凡的话以后,忍不住的小心吐槽,得亏自己上一世的时候没有嫁给这般无趣的男人,不然自己岂不是真的要面对着冰冷的宫墙住一辈子?

    就在这个时候,沈逸凡有些无奈的说道:“怎么就无趣了!”

    噗嗤一笑,季瑾筠低着头,手微微捂住脸,尽量保证自己的颜面。

    “想笑就笑,憋着岂不是会出毛病?”就在这个时候,沈逸凡看着面前的女子肩膀耸动,自知她肯定在偷笑。

    季瑾筠低着头没有看沈逸凡,只是摆了摆手。

    第二轮的比赛,很快的就开始了,季瑾筠只是站在一旁,这才瞧见评判的人居然还有个自己的旧相识,眼神打了个照面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参赛的每一个人最终制作的香料都是要被现场的评判们品闻的,第一个制作完毕的刘柔大大方方的就带着自己制作的香料来到了高台处,几位评判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便让她先离开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