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红莲沉着稳重的走到了香料架子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红莲是谁?”元行景心中一直都有一个这样的疑问,但是因为自己只是知晓调香之人很受重用却从未知晓这红莲是谁?

    “画儿也不明,只是听闻过白莲,却未曾听说这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红莲,想必是她的子妹吧!”章子风确实不知道红莲是谁,就如数作答了。

    “哎?哪里来的蝴蝶?”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居然放出了无数的蝴蝶,如此胜景让人觉得不敢相信。

    程国以花文明,即使到了这个时节,百花依旧盛开的娇艳,见到蝴蝶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见到这么多蝴蝶确实不容易的。

    漫天的蝴蝶,就像是在以天空为幕上做了翩翩起舞的画章。

    “好多蝴蝶啊!”

    “娘,你看这些蝴蝶真好看,我都没有见过这么多漂亮的蝴蝶呢!就是凉山也没有!”一个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对着身旁看热闹的妇人说道。

    “奇怪了,你看这红莲究竟想干什么?”

    “怎么了?”周围的人忽然议论纷纷,声音越来越大,让站在一侧的元行景和章子风都惊动了。

    “可是发生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了嘛?”元行景瞥了一眼周围的人群,又将事先放在了红莲的身上,似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刚刚红莲在进行调香的时候最基础的一款香料本就已经被人用的差不多了,所以在调至香料的时候会有一些味道的偏差,但是你看她刚刚居然用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入香料之中,这可是调香的大忌,这……”章子风也有些异样,因为如此大胆的行为是会被人说的。

    “皇后可否一试试?”红莲开口,缓缓吐息。

    “当然!”皇后说完这番话,在场的百姓更加的不相信了,要知道皇后是什么人?凤体怎么能够轻易尝试这样的香料。

    可是当香料浸染皇后的衣衫,红莲不知何时让人又在皇后身边点起了一点火星,在皇后的周围绕了一绕,原本已经朝着四处飞去的蝴蝶却在这个时候奇迹一般地朝着原地飞来,众多的蝴蝶围绕在皇后的身侧,自此,那吉祥的征兆传遍了九州大地。

    “实在是太神奇了!”所有的人都久久不能回神,可是只有章子风一个人,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红衣女子,似乎是不敢相信。

    “她是季瑾筠!”章子风虽然声音不大,可是站在她身旁的元行景却听了个真切。

    “什么?”

    “你说她是谁?”

    “是季瑾筠!我能确定就是她!”章子风有些激动,不知道是因为知晓了红莲的身份,还是被眼前这幅胜景给惊动的。

    “你说红莲便是国公府的大小姐季瑾筠?”元行景脸上闪过一丝震惊,倘若季瑾筠是眼前的红莲,那白莲自然和她关系匪浅,自己却阴差阳错的娶了章子风,岂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是姐姐,不过我只是看着身形相似,再者这红莲蒙着脸,相隔甚远,看得倒是不怎么真切!”章子风恍然大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将刚刚肯定的口吻模糊了过去,言语之中夹杂着些许的含糊。

    元行景听到了章子风的话,沉默了下来。

    就在两个人的说话之间,红莲早已悄悄退场,就在大家都还沉浸在蝴蝶的美梦之中,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了红莲的身影,太子站在远处,看着那一抹红色一闪而过,稍后便从马车里面走出了另外一位倾城之姿的红衣女子。

    莫非——季瑾筠就是刚刚的红莲?

    “今日比赛成绩已经出来了,原定在下午的比赛,现在提前,请知晓自己参加第二轮最终比赛的人,现在去黄衣那里抽取自己座位的号码牌,一次进场,在午时结束今年的调香大赛。”太子很快的就看见有人将第一轮的结果送过来了,随后起身,来到了场里面。

    此时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比赛的人都在暗自期许着,希望自己有能力能够进入第二轮的比赛,而在场外的这些百姓们,则是凝神屏气,想要知道是谁有资格可以参加第二轮比赛。

    “无名人杨之,将军府章子风,刘尚书之女刘柔……”太子一一将人名念了出来,章子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虽然知道早就已经在意料之中了,但是脸上还是很得意的。

    毕竟要在这两百人之中选十人,那也是很不容易的,如此评价,自己倒是已经进入了程国调香的十大调香师的基准之一了。

    只是在外面等候的这群人里面不乏生意头脑很好的商人,公子陌站在人群之中,一身黑衣,若不认真细瞧,众人也只会将他当成是寻常的看客,不会放在心上。

    “今年也不知道是谁能够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啊!”忽然一位老者开口,沧桑的语气仿佛已经看了很多年的调香大赛了。

    “宁老,您怎么来了?”周围的人听见了宁老的声音,有些惊讶,纷纷给他让路。

    “你们不必如此,我就过来看看。”宁老说完这番话以后就直接离开了,留下还有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群。

    “我刚刚是看见了宁老?”

    “是啊,我居然看见宁老了!”

    “你绝对是眼花了,宁老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啊,要是真的来了,肯定也是当评判,可是你看评判里面分明没有宁老!”须臾之中,大家都有些分不清楚宁老刚刚究竟有没有来过这里。

    “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年比赛的人都大有来头,你说若是作假的话,岂不是也很容易!”在这些百姓们听见了刘柔的名字和章子风的名字以后,心中难免觉得有些不公平,毕竟若是以她们现在的家势,进入第二轮比赛必定是自然的,那岂不是对于其他的人来说是一种对比赛规则的藐视?

    但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永旭街的大城广场,在太子的宣布之下,谁又能说一个不字呢?

    “行景,那我就先进去了……”章子风淡淡的笑了一下,施礼以后,朝着先前的比赛场地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