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暗香阁里回来的季瑾筠眼里面的落寞让一直跟在身边的小荷有些不懂,待林雨柔已经离开后,小荷才压低了声音对季瑾筠道:“小姐,那屋子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啊,为何小姐从暗香阁里面出来以后,变得这般的沉默?”

    季瑾筠听闻小荷的话以后摇了摇头,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里面多出来的那一串珠子,半晌才平淡的说道:“没什么事情,最近总是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调香大赛上面要出事情……”

    季瑾筠说道一半便停了口,原本还想要继续有探寻之意的小荷也不便多问了。

    “小姐,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全部都在安排之中了么?为何现在还在担心,可是有什么遗漏之处?”小荷脸上面露疑色,完全想不明白。

    季瑾筠摇了摇头,便踩上了马凳,上了马车:“这件事绝对有问题,先前白衣有没有将此次报名参加调香大赛的花名册报上来?”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是很准的,季瑾筠刚刚思考了许久,才想起来,这次的问题所在,她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调香大赛的材料上面了,却忘记了此次的参赛之人此案时最重要的。

    “是,小姐。”很快的小荷就直接应下来了。

    “算了,我亲自去白衣那里一趟。”季瑾筠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于是便打算亲自一趟。

    永旭街的大路很快的就走到了尽头,没一会儿在一个转角的茶楼停了下了马车。

    而此时的质子府里面则是热闹非凡,要知道自家的质子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大婚,该有的排场还是需要进行的,不管怎么样都已经成了定局面。

    两日后,调香大赛自然选在了永旭街的最大的一个大成广场举行,这里早已经被锦衣卫给围住了,虽然明明知晓今天是调香大赛的日子,人山人海却不太清楚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瑾筠害怕在比赛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于是最后直接将比赛的场地放在了室外,改变了以往在室内比赛的规则,所以这样的规则出来以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想要作弊的话,是很难的。

    “大家都先安静下来,每一个人在穿紫色衣衫的锦衣卫哪里领取自己的比赛组号,再去黄色衣衫的锦衣卫哪里领取自己的桌子号码。”此时太子居然也来主持调香大赛,不由得让季瑾筠最初得到消息的时候有些惊讶。

    太子的威信自然是在那里的,所有参加调香大赛的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外面的百姓们也都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所有的大成广场上的人一下子就像是封住了嘴巴一般。

    “大家排队!”所有的人都按规矩做事。

    “你们在第几组啊?我居然在第五组,这会不会太后面了吧!”一个男子看到了自己的号码牌这么的靠后,心中有些遗憾,要知道处于后面的人肯定是不公平的。

    “没事啊,说不定前面的调香师没有发挥好,就给了你机会呢,我今年居然是第二组,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够成功的进入皇宫,我可是有一个哥哥……”另外一个人立马安慰着先前的那个参赛男子。

    “你哥哥怎么了?”有人立马就对这个参加了好几次比赛的人产生了兴趣,还想要从他这里的得到更多的消息。

    “哎呀,这件事情也不是我想说就可以说的,你们就不要问了……”

    可是那副得意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说你就不要在这里卖官司了,赶紧告诉我们比赛的结果如何吧,你哥哥怎么样了?”

    “其实真的没什么,就是我哥哥上一次也就是几年前的一次比赛,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就直接进攻成为宫里面的调香师了,而且虽然平常也不忙,可是那银子却是大把大把的进账,他还过年的时候有假期可以回来看我们,所以就让我去试一试,今年我不就是过来试一试了吗?”

    “那这么说有了你哥哥的帮助,那今年前三甲你肯定是可以取得到的了?”忽然有一个人开口说道。

    “行了行了,我怎么知道呢,这种事情只有比赛之后才知道,不过今年的规则好像改了很多,究竟能够进攻还是再来一次,都是说不准的!”这个时候,先前那位骄傲自信的男子忽然开口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皇宫里面今年究竟是怎么回事,改变了很多比赛的规则,而且听说今年的主考官居然是一个女人!”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些许知情的人,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什么样的规则呀?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要是真的知道点什么东西,就赶紧跟我们说,不要瞒着我们呀!”一时之间先前说自己哥哥已经成功进宫的那个人,立马就被人群给团团围住。

    “我说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难道都不想参加比赛了吗?赶紧去排队吧,第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忽然这个时候,锦衣卫立马就看到聚众的人群,想要将他们驱散开来。

    其实今年参加调香比赛的人数和以往没有相差太多,只是因为有了今年的赛制要求,需要在比赛之前提前调制一份自己调制好的香料,于是一下子刷去了许多人。

    而这一次,能够参加调香比赛第一轮的人,居然只剩下的两百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两百人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还是占了很多场地,于是季瑾筠就直接将所有的人分成了五组,每一组四十人。

    “现在给一炷香的时间,进行第一份香料的调制,而第二轮成功晋级的人可以参加最终的比赛!”沈逸凡将赛制公布出来以后,现场一片哗然。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今年的比赛规则居然成为了两轮,一直以来不过是一场定胜负。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如何用仅剩的材料制作第二份香料呢?

    只是大家虽然议论纷纷,可是第一组的人从锦衣卫那里取得了号码牌,就立马开始排队进场,季瑾筠站在大台上面,在人群之中,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