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此事还麻烦你多多看着些,切莫出现上一次那般大的纰漏。”贺有德之前虽说并不担忧,但是在此刻,却也感受到心中焦急。

    张伯眉眼突然一滞,点了点头,说着,“就是老爷不说,我也会如此做,唉,上一次的事情,可真真是少有叫人心惊胆战。“

    “老爷,该用膳了。”门外的叫唤起了一声,随后便没了声响,贺有德点了点头,“成,总之这丫头整日里倒是极为不老实,如此,我也心中放心些。

    很快众人就到了饭桌上,贺全安脸色稍稍缓和了不少,那眉眼之中也带了些许的欢喜。

    大抵便是庆祝他顺利脱困,一切都已经按时变得轻便了些。

    贺婉芸完全不知,此刻她竟然已经被两个老奸巨猾的人给盯上了,心中还欢喜刚刚偷偷塞给冬沈的小纸条。

    季瑾筠伸手碰了一下她,这才收起了嘴角的欢愉,小眼睛里面柔和的紧。

    一顿饭下来,也未曾在饭桌上说话,身侧的贺全安,时不时的给她夹菜,两人相视而笑,没有一丁点的不妥之处。

    而在此时,在那一个暗室之中,辛大人小心翼翼的半屈着身子,“此次之事,不知......“

    “暂且如此,原本此番就出去,可谁曾想他们心中一切有数,倒不如寻一个人来顶替整件事情,可莫要打草惊蛇,引起他们心中不满!”背对着的身影浅声说着,还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辛大人听着这话,便有些沉色,“这寻何人顶替才好,眼下似乎并未有好主意。”

    “此时,也要我来教你吗?”男子一声怒喝,扬声之下,吓得辛大人不由有些哆嗦,这才应声说道,“下官定然将一切都处理好!”

    “嗯,能够处理好便是最好,倘若有丝毫的不妥,倒是小心你这头上的乌纱帽!”男子声音格外的强硬,说罢还摆了摆手,叫退了辛大人。

    辛大人从地下室走出来,有些叹息,可转眼竟看见一处不起眼的小院,竟然有人把守着,心中疑惑,这才缓步走上前,寻声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大人,是二小姐唤我在此处守着,说是不许叫屋子里的人出来!”家丁亦未曾想到辛大人会来,这会子竟有些不知所措,此番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生怕自己这做的事情是惹怒了他。

    “这是为何?可知一二?”辛大人眼中诧异,这偏僻的小院,四周都显得格外的破旧,连地皮上都已经布满了青苔,在内心思索了许久,便想起这里许是之前于他极为受宠的一个小妾,这会子,他却连名字都叫不上家丁听着这话,有些迟疑,半晌才说道:“听二小姐说,好似是姨娘唤了咳疾,连同着三小姐也跟着咳嗽不已,便是有传染之象,她怕府上人安慰,这才....”

    “行了,既然是病了,便是去请大夫,在这儿守着,莫不是叫她们等死了不是吗?”辛大人并未有丝毫的情绪,只眉眼之中隐隐有些担忧,莫名觉得冷落了她们,这会子,心中稍有些许的歉意。

    家丁听着这话,也就点了点头,“是,小的这边去请大夫!”

    “好歹也是府上三小姐,你们这做事也机灵一些,瞧瞧这都是做的什么事情啊!”辛大人说着,还稍稍的有些叹息。

    “是,小的这就去办!”家丁说罢,便小跑着离开。

    屋子里辛母听着这话,嘴角稍稍有些上扬起来,眉目里还带着一丝哂笑,浅声说道:“他终究是来了!”

    “娘,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对他抱有幻想?你瞧着,他这话说的漂亮,这门都不会踏进来!”辛小姐瞥眼一瞬,都有些烦躁。

    辛母听着自己女儿如此说,只见她忙碌着,前后都未曾有丝毫的停歇,又是煎药,又是将漏风处给盖住,这前后一刻都未有歇息。

    “是为娘委屈你了!这般事情,本应是有母亲来做,眼下......”辛母说着,泪水不由下淌,有些摇晃了一下脑袋,那话语之中,倒是显得有些冰凉。

    “娘,你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女儿照顾你,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有你说的那么多弯弯绕绕啊!”辛伶这会子满脸都花了一个度,缓步走上来,外面此刻已然没有了动静。

    辛母一双眼睛收回之余,还不停的往门口看了去,那心心念念的欢喜,在这一瞬,竟显得有些冰凉。

    辛伶拿了一个粗碗,给盛了一碗药,伸手递给她,却未曾得到回应,顺着眸子看出去,这才叹息了一口气,“娘,有些人,你还是别再有什么幻想了。

    辛母闻言,这才收回了目光,轻叹了一口气,“到底也是如此,我只是习惯了。

    “好了,娘先喝了药,这身子才是最重要的。”辛伶心里面有些惆怅,不知应该如何安慰,但是那眉眼里都沉浸着一丝淡然。

    此刻,季瑾筠带着众人,走至在郊区外面,叫唤着奴仆,将这一批次的布匹运到郊外,扬声说道:“我贺家,从来未曾树大,却屡次遭人陷害,可好在我们贺家行的正坐得端,就让这妖魔鬼怪统统来制造麻烦,我们贺家不怕!”

    一声说罢,众人纷纷鼓起了巴掌,这一段时间,这贺家铺子,多多少少都有着被人陷害的事件,听着季瑾筠这般说,再则她是口梁坡里最好的大夫,这说话做事,自成一派,倒是得了不少人的赞赏。

    一个既会做生意,又会行医,这口梁坡上,几乎没人未曾在她这里看过病。

    只见堆得如山一般高的布匹,周边站着一行人,手中举着火把,季瑾筠一切说罢,这才扬声说道:“烧!”

    看着那小小的一个,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未曾有丝毫的软糯,周边围成一圈的人,听到这句话,瞬时便将手中的火把,瞬时丢了出去,一场大火瞬时之间,便将半边天给烧红了。

    百姓亦是欢喜的紧,围着火堆旁边欢欣雀跃的跳着圈,异口同声的叫唤道:“贺家,贺家,贺家......”

    此一把火,燃烧着熊熊大火,周遭红火一片天,将贺家推入了另一个高之中!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