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瑾筠手紧握着,不知道当下应当如何是好,那一双眸子里的诧异,都仿佛在内心造成了一记愤恨。

    原本想就当着百姓的面儿,揭开这些人丑恶的嘴脸,可是在这会儿,却不得不委曲求全,一切都只得顺其自然。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再进行追究。

    贺全安看出了季瑾筠心里的不甘,顺手便牵着她手,摇晃了一下头。

    “既然事情已经清明,辛大人此番也不能再将我相公带进大牢了吧?”楚瑾筠怒声喝道

    只见辛大人摆了摆手,一切仿佛已经就此翻篇过去。

    “辛大人,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季瑾筠抬眼寻声叫唤道。

    辛大人回过头,眸子一沉,面色诧异:“嗯?”

    那样子看起来极其的害怕季瑾筠会突然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季瑾筠冷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我们贺家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人,不管是祖辈,还是我们这一辈,乃至下一辈,都绝对不会出现一个为了蝇头小利而背弃仁义道德,今日我便说,那一屋子的布料,全部焚毁,有心人可前往边外叫去监督执行。

    来!随后转眼看向大头,“至于你,不管出于何种缘由,再不会有交易上的往大头闻言,并未有过多的话,而情绪里也只是淡淡略过一丝惋惜罢了。

    百姓听了这一言,纷纷拍起了巴掌。

    贺全安转眼看着她,脸上洋溢着欢笑,为她鼓励,为她鼓掌欢呼。

    冬沈也点了点头,表示着赞同。

    季瑾筠此番一愣,那眉眼之间,都带着一丝坦然

    而贺全安脚下突然有些踉跄,瞬时便晕沉着要往地下倒,季瑾筠急忙上前扶着,“相公,相公你没事吧...”

    何人阵混乱,辛大人只说,进了牢房,这皮肉之灾在所难免,不可能偏袒任动弹不才明白,什么叫做权利,而这份权利之下,他们遇事儿,都是如此,动弹不得!

    未曾再多做纠结,冬沈迅速的将人给背在了背上,张伯一直在旁边,慌忙着急,心跳的紧。

    人陷有突文都真想大前来直探,看着自己儿子这般被女

    贺有德见一切都真相大明了,就紧赶着前来查探,看着自己儿子这般被奸人陷害,他长叹了一口气,却不曾前往追究。

    到了屋子,季瑾筠就急忙给查看,这才知,贺全安身上被打了许多鞭痕看样子格外的用力,她不由手紧握成拳头,愤怒道:“这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恨......“

    等她处理好伤口,这才缓步走出来,几乎每个人都围绕着她,你一言我一言的询问。

    季瑾筠抿嘴笑了一下,这才说道:“并没有什么大碍,还请放心才是。”

    直都提心吊胆的于氏,此时松了一口气,只觉晕眩的紧,贺有德这才说道:“去,给夫人准备些粥,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这么一丁点的事情都承受不住,往后又该如何是好!”

    季瑾筠听着这话,手稍稍一紧,这若有所思的语气之中,仿佛在透露着一个消息,那就是,往后的路会更加的艰难。

    可是按道理而言,他们贺家与最大的官打交道,也就是这县令。

    她未曾开口询问,心中的疑惑,也都全然的藏在内心深处。

    翠姨也在旁,稍有叹息,“可不是呢!这孩子,终归是夫人的心头肉,她不心疼,又能够指望谁......“

    “哪里有那么严重,不过还是一些小事罢了!”于氏淡然一笑。

    此时贺正昂走了上来,可无一人叫唤他,只有一些丫鬟小厮,还按照以前的礼数在问候。

    他此番站在人群之中,都仿佛是多余的,他手紧握着,心里面格外的不是滋味。

    季瑾筠转眼看过去,便叫唤道:“大哥过来了,今夜便留下来大家一起吃个饭,也算是给相公接风洗尘了!”

    她那嘴角还洋溢着些许的笑,温柔的面颊,看的人不会有丝毫的不妥。

    贺正昂听着,抿笑着摇晃着头,“我在这里吃饭,恐怕有些不妥吧!”

    “这里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不妥,纵使是分了家,平日里终究还是得走动吧?”季瑾筠举止大方,说话句句到位,连表情礼数,都未曾有丝毫的不妥。

    贺有德见状,眸子里也沉了气,原本想着这老大一家对她造成的伤害很大,虽不至于做一些小动作,但是不愿理会,多少还是会有一些的吧!

    可眼下看来,却丝毫未曾有那样的思想,这倒是叫他心有欣慰,往后百年之后,这孩子之间,还会多少有个帮衬。

    “可是我......”贺正昂说话有些吞吞吐吐,那眉眼之中都想要应下,可是在这一瞬之间,他又觉自己没有脸面。

    “行了,就这样决定了,赶紧去接着大嫂过来,我们好久也未曾聚聚了!”季瑾筠说罢,这便扶着于氏说道,“娘心中担忧全安,却也不能不吃饭,你此番先去看看她,吃些粥垫垫胃,待会儿就出来用午膳。

    在朝堂上一番下来,到底算是有了许多得意,处处都还算是做的比较好。

    “二少奶奶这话倒是说得漂亮!”小园有些不悦,当着众人如此一说,将

    每个人都有些诧异,她看见每个人的眸光都投向了她,这才浅声说道,“二少奶奶自己这几天又没有睡好,还没怎么用食!”

    贺婉芸在一旁,这才有些好笑,浅声笑道:“你这丫头,说话说一半,叫人瞎担心!”

    季瑾筠亦跟着一笑,“好了,都散了吧!中午记得来吃饭。”

    冬沈亦在一旁,手脚有些畏畏缩缩,长叹一口气这才浅声说道:“我还是不来了吧!我回去陪我娘。

    贺婉芸听着这话,眼眸子都有些着急,想要往前一步,可又觉自己身份似乎有些不妥

    季瑾筠正好看见,这才扬声说道:“今日你可是大功臣,将伯母带过来吧!”

    一时之间,也并未有人觉得不妥,张伯在一旁却有些不悦扬声说道:“冬沈家中母亲,这番折腾,恐是多有不便,便也就应了他的话,可别叫他被扣一个不孝的名头!”

    一盆凉水,将冬沈给推开了,冬沈见状,却也只得点头应道:“张伯所说也着实是有理,我便不打扰了!”

    瞬时之间,一切倒像是完全倾斜了一般。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