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真是一个疙瘩脑袋。”那人摇晃了一下脑袋,这就敲击了一下牢房的铁杆,大声呵斥道:“都起来,该吃东西了!

    走吧!”狱卒心中有些焦急,扬声说着,还带着一些沉色。

    一路回程,倒也并未有什么意外,还算是一切顺利,竹节清这是却突然说道:“不好,有熟人!”

    季瑾筠这一听,急忙停下了脚步,拉住狱卒的衣裳说道:“寻个地方躲一躲,否则情况不妙。

    狱卒这一听闻,只当季瑾筠在胡闹,便道:“你现在还不赶紧走,才是真的会情况不妙!”

    季瑾筠心中惆怅,未曾等太多,看了一圈四周,竹节清急忙说道:“右转处,有一个死角,不易被发现。”

    未曾等狱卒反应过来,她伸手一把就将他往后面拉了过去,狱卒心中亦怕惹事,也不敢叫唤,正在愤恨之时,那边便迎面而来了一群人,他一细看,心道不妙,转眼看着她,心稍稍有些敬佩。

    只见辛大人在后面就好似一个狗腿子一般,“你放心,这牢房就是一座铜墙铁壁,定然不会有丝毫的差错。

    “是吗?把人给我看好了,不能够亏待了!”走在前面的男人,一身长袖大衣,看起来极为贵重的衣裳,缓步走在前面。

    辛大人这一听,神色有些紧张,不由寻声问道:“卑职不知您这是何意。

    “何意?你这意思是人你没好好照看着?”男子一脸怒色,停下脚步,样子有些愤恨,“你去,将牢房布置成家中一般,该有的伙食,一份也不能少。”

    说罢,那男人也就转身准备走,被辛大人唤住,“您不去看了吗?“

    “看?你都把人弄成那样了,我去拉仇恨?”男人一语之中,都带着愤怒,吓得辛大人手脚都有些软弱,他急忙应声说道,“好,我这就去办!”

    说罢,脚下的动作便更加的迅速了许多,叫身边的人务必好生照看着。

    季瑾筠这一听罢,心中更加的疑惑,莫不然是想要在招揽冬沈的时候,有话可说?

    次一番想着,也应是如此,便也就未曾多思虑。

    男人大步离开了牢狱,全程都是背对着身子,未曾有丝毫露面的时候她心中疑惑,但是脚步向前,动作却格外的轻快。

    季瑾筠眸子稍稍一沉,淡漠的眼神里都多了一丝猜疑,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她这般思索着,趁着辛大人转眼忙碌的瞬间,她与狱卒便迅速的离开了。

    直到回到屋子里面,她心中仍旧怀疑这其中到底是为何,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点子,她未曾想到。

    不过就眼下的状况,她可是稍稍松一口气,至少不会在想之前那般,吃都吃不好......

    心中松了一口气,出来看着光彩照人的阳光,她的心也跟着舒畅了不少。

    回到铺子的时候,月光已经缓缓升起,秋日的白日,已经逐渐的变短了不少,叫人感觉到这白日里的冰凉。

    张伯此时已经在屋子里,看着冬沈和自家三小姐似乎有些不对劲,却未曾多问。

    “二少奶奶,你可算是回来了!”张伯急忙走上来,苍老的眸子周边尽是

    皱纹,眼神里的担忧,丝毫不减,她抿嘴笑了一下,便道,“张伯,我叫你送

    的药,可有送到了?”

    “送到了,那小姑娘一直趴在墙上,看见我就特兴奋的叫我将东西给

    她!”张伯说着,那小脸都洋溢着笑,温和的紧。

    季瑾筠听着这话,却也松了一口气,“如此便好,那丫头也是个可怜儿

    人,自己娘亲病了,没有人管就算了,连请个大夫的权利都没有。

    张伯听着这话,心下有些沉默,“这口梁坡上,妾室待遇一直都未曾得到

    过尊重,倒也得靠运气,家主若是欢喜还好,这一旦过了气,简直就是活着都

    是苟延残喘。

    “弄不明白,为何非得要小妾,既不能够好好待之,索性便别这般做就好

    了!”季瑾筠叹息了一口气,满心烦躁,看着那所谓的吐泥一瞬,这才缓过神来。

    张伯说道一句,“并非是所有人都向二少奶奶与二少爷之间这般亲切。”

    听罢,她不由脸一红,眸子里洋溢着幸福,“张伯,该做正事了!”

    冬沈这才缓步走上来,满目都有些惆怅,淡然的说道:“这人若是为了我而来,定然会叫我自己替二少爷洗刷冤屈,否则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此时不管如何,你我之间,已经如此,倒也不必在想那么多,先将左右无罪的证据找出来,他们暂时还不会对全安不利!”季瑾筠叹息了一声。

    季瑾筠眸子一愣眸子略微有些惆怅,看了好半晌的吐泥,这东西要如何证明他是五毒的呢?

    竹节清突然之间说道:“不好了,二少爷与那县令有了冲突!“

    “什么?”她在心中有些诧异,紧紧的捏住手,那眉眼里都洋溢着一抹担忧。

    “我有点事情,突然之间想起了,我先去办一下。”季瑾筠说罢,急冲冲的就跑了出去,确定了四周无人,着急忙慌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重重的锤击了一下墙壁,怒声呵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神秘男子不是不会动他吗?”

    竹节清说话吞吞呜呜的,半晌才说道:“那男子说,不能够待他太好,时不时来一阵鞭子,以后这才不会蹬鼻子上脸,也好管理一些。”

    “这神秘男人到底是图什么啊!”季瑾筠整个人都带着歇斯底里的怒火!

    “你也别担心,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竹节清见季瑾筠满目恐惧,不由缓声说着。

    季瑾筠手紧握着,再一次重重的锤击在墙上,发出了一阵闷哼的声音“该死!这人一边给一颗糖,再给上一巴掌,到底是算的清楚啊!”

    她手紧握着,眸子里都逮住一丝恨意,这些人,做什么,都不应该如此对付她的相公,她满目里的怒火,瞬时之间燃烧了起来,那眼眸子里的恨意,在这一瞬,便好似带着一道光芒,能够将人瞬间湮灭一半。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