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闹得一团乱,许多人,皆因贺家铺子一停,在生活上,都瞬间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季瑾筠叫竹节清将那尸体的行踪摸清,竹节清要一路小心,忽然说道:“那尸体,被抬进了一间小屋,随后便没了消息了。“

    “你果真是没什么用。”季瑾筠心中越是焦急,此时便越是冷静,“按道理,这尸体应该有家属处理,你刚刚说,那尸体被运去了哪里?”

    “县衙府。”竹节清不假思索的说着,眉眼中都带着极为坚定。

    “县衙府?莫不然这这县衙是想要验尸?如此说来,这衙门还是一个做实事的?”这般思索着,急忙就去了县衙,敲了一下门,寻声问道,“请问辛大人在吗?”

    小厮开了一个门缝,看着季瑾筠,眸子有些诧异,“有什么冤屈,便去衙门伸冤,这里疑虑不接待外人。”

    “我是想要寻辛大人要县令,我想要去查探一下死者的尸体。”季瑾筠缓声说着,还急忙在腰间摸了一袋碎银子给他,“还请小哥给通融一下。”

    小厮掂了掂银子的重量,心中一喜,可随后又有些沉色,忙将银子丢还给了她,“姑娘这事儿,还真真是难办,还请去衙门说去吧!我这边见不到里面的人!

    不能楚出瑾筠的接是过手孝中的敬银有子,理急忙价有了递给他了他,,““小小哥,哥你,这是你作这何?不是管作能何?不管能不能有办法,这东西,就是孝敬你的,手下!”

    “你这,也不合规矩啊!”小厮急忙佯装推攘了几下

    “怎会?我能遇见你,便是缘分,东西自然也是与你有缘分!”季瑾筠将他的手推至在她的手碗里。

    “冲你这话,我便收下了,只是这事儿,我是真没办法帮你!”说罢,小厮身后突然有许多的脚步声响起,“在哪儿干嘛啊?”

    季瑾筠透过缝隙看见去,那都是一群极为正式的一群不简单的人,而且整个府上戒备森严。小厮见状,整个眸子都格外的肃然起敬,“一个伸冤的,有事求见县太爷!”

    “打发走了,往后这般状况,一律不许多说一个字,否则小心你的项上人头!”里面的人冷声呵斥道,季瑾筠眸子有些沉色。

    小厮听着这话,急忙将手中的银子丢了出去,紧急的将门给关上了。

    “这屋子里面,十分的警惕,似乎有古怪。”季瑾筠眸子有些沉,“你听听,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竹节清摇晃了一下头,浅声说道,“据说来了一个大人物,整个县府都戒备森严。“

    季瑾筠听着这话,手突然一紧,眼珠子转了一圈,“如此更好,只要证明了这衣服不致命,那么一切就好解决了。”

    正走着,无意便走到了一处暗处,突然有个女子轻声叫唤道:“嘿,小姐姐,你可算是来了!”

    季瑾筠听着声音,有些诧异,抬眼看去,这才说道:“怎么是你?”说罢,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小姐姐,那日之后,我一直在等你消息。”辛伶神色有些难受。

    季瑾筠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一直忘记了,这会子听到她说这话,也是有些歉意。

    “我食言了,这段时间太忙了,现在又出了事,我也就没能顾忌到你了。”季瑾筠走上去,看着她趴在围墙上,满眼里都是希冀,“听说,你医术很好,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季瑾筠闻言,急忙点了点头,说道:“你说。“

    “之前想着帮你做事,可以拿到银子,娘的病就会好了,可惜娘现在等不及我赚钱给她看病了,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先看一下,我后面免费给你做事,你看成吗?”辛伶一双眼睛带着祈求,手趴在墙壁上,都有些伤口了。

    “好!”季瑾筠突然莞尔一笑,一个多好的孩子,却也是这般可怜,她不由叹息,原来并不仅仅只有以前的季瑾筠遭遇到的事情苦。

    辛伶听着这话兴奋的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了,只是碍于在墙上,这才稍微稳重了下来,顺势便将梯子翻了一个个儿,“就只能够委屈你爬墙过来了。

    “无碍!”季瑾筠看着就那么小小的一个,吃力的搬动着梯子,那眼睛里面流露的都是一股子倔强。

    大抵好一会儿的时间,梯子搁好了,她缓慢的往上爬,随后才说道:“你出不了门吗?”

    两个人坐在围墙上,相视而望,突然之间便也就笑了。

    “次次都与小姐姐格外有缘,不管是做什么,都是那样的淡然,原本想着这个梯子是没有办法叫你上来的。”辛伶并未曾回应,而是转移了话题。

    季瑾筠闻言,摇晃了一下头,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你这小姑娘,还真是有意思,只是这样高的地方是在太危险了。”

    她跟着辛伶下了梯子,转眼一看,便发现原来这个院子极小,里面连一个丫鬟都没有,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辛伶应该是小姐才是,只是这个院子,处处都极其的破烂,连同着门,都有洞,透着风。

    推开门,只听见‘吱呀’一声,那门都好似瞬间要倒了一样,季瑾筠眸子已经见上面掉了一些细碎的灰尘下来,她眸子突然一紧,有些诧异的说道:“这屋子,就没有人来帮忙装修一下吗?

    辛伶只浅笑了一声,有些尴尬的挠了一下脑袋,这才小声说道:“抱歉,这屋子,已经很久都是这样了,怠慢了!”

    季瑾筠听着这话,内心都跟着觉得极其的心酸,仿佛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变得冰凉了许多。

    屋子里面一股子的湿臭味儿,走进来才看见,辛伶穿的衣服,是缝了又缝的疤子衣裳,而往里面走进去,正好看着一个相似一个木塔一般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远远的看着,那样貌还算是清秀,突然,便听见小声的咳嗽了两声!

    “伶儿,是谁来了?你事事顺着些,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里面的女人长声唤道。

    季瑾筠听着这话,突然之间有些愤恨,原来这里不仅仅是她来,还有其他人,相对来说,那就是一场噩梦一般的存在,就这么一句话说出口,就瞬时能够将一切给点名开了。

    “娘,没事,今日是小姐姐来给你看病了!”辛伶扬声说道。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