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思衬着,冬秦却格外淡然的道了别,没有在与贺婉芸多说一句话。

    贺婉芸看着这般状况,手紧握着,“走吧!都走吧!”

    季瑾筠只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急忙走上前去,拍了一下贺婉芸的肩膀,

    “你伤了他的心,他如何还敢再与你亲近?”

    “二嫂,你什么时候来的?”贺婉芸有些诧异,眼中氤氲着泪水,这会子急忙伸手擦拭掉,“你看您这是说的什么啊!就是一个小工的心,伤了便是伤了

    “是吗?”季瑾筠将贺婉芸的身子板正,摇晃了一下脑袋,只觉这其中的事情还得他们自己去解决,只道贺全安这一路,竟然就这般过来了,没有丝毫注意,这两人之间,早早的就已经变了质。

    吃了午饭,紧接着又开始干活,就未曾停歇,小玉得了小园的开导,也不再难受,只看着贺婉芸心事重重的样子,心有些跟着乱糟糟的。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季瑾筠极为迅速的将一切都归置清楚了,这才扬声说道:“好了,可以收工了。

    季瑾筠这一句话,就好似将众人心中崩着的那一根弦,瞬时给解了,瞬时也舒畅了不少。

    突然一瞬,府上的小厮便小跑着上来,“不好了,府中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了?”季瑾筠急忙寻声问道。

    贺婉芸心一紧,满目担忧的说道:“出什么事儿了?可别说话说半句,叫人担心啊!”

    “是大少奶奶,与一个丫鬟争执了起来,这会子丫鬟可别说是着了什么魔中,都是担心。

    这会子说话难听的哟,停都停不下来!”家丁急忙说着,那一双眉眼之季瑾筠这一愣,总觉得这其中环环相扣,仿佛处处都带着隐约的不对劲,这府上丫鬟,一向都谦逊有礼,怎么会与贾三春争执了起来。

    “大嫂这整日那般对待下人,这会子收了点冷落,倒是被人挖苦到这般状况,还真真是出人意料。”贺婉芸这是浅声说着,那眉眼之中没有丝毫的情绪。

    “话虽如此,但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因为一些小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季瑾筠叹息了一口气。

    家丁却有些惆怅,半晌这才说道:“二少爷这番叫我出来,是与二少奶奶说,今日暂且晚些回去。“

    “这是为何?”季瑾筠完全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何故,这一句话说出口,都叫人觉得格外的疑惑。

    “嗯,总之便是叫你晚些回去!”家丁欲言又止,心里也有些不认同整件事情的状况。

    季瑾筠心中越发觉得不对,也不管不顾,“既然此事与我有关,我就必须在场,一家人说开了就好了!”

    话音刚落,她的脚步迅速就赶回了家中去。

    这会子贾三春满目泪然的说着,“你们都瞧不上我,如今弟妹事事都做的极好,便这般寻人来挖苦我,到底是不叫人好活啊!”

    “大少奶奶,你少在这儿拿二少奶奶说话,她平日里不管是待人还是做事,都是极好的,你整日折腾个不停,一家子也不干实事,还不能叫人说上两句了?”丫鬟直接扬声怒喝道。

    贾三春这一听着,突然一瞬便觉好笑,“娘,你也是听见了,这个家根本就容不下我也就罢了,连正昂也是容不下的了,我们若是继续待下去,这指不定还有什么难听的话等着说与我听呢!”

    季瑾筠在身后,正好将这一番话听在了耳中,手紧握着,这是闹什么,弄得好似她才是这整件事情中的始作俑者一般。

    “大嫂,你这要说起来,我倒是觉得委屈了。”季瑾筠缓步走上来,寻声说着。

    于氏站在一旁,眸子里满是诧异,“瑾筠,你怎么回来了?“

    那便贺全安和贺正昂正站在一旁小声嘀咕着,“大哥,以往的事儿,你着实是做错了,当下被人腹语几句,你更是应该做给大家看才是......“

    “你说的倒是轻巧,爹连碰都不叫我碰,我夫人不过想送给她姨娘一套首饰,却被弟妹那般挖苦,这会儿又寻了下人,在贺府说我们的不是,你倒也是说说看,我应当如何是好?弟妹早已经将人逼上了绝路,我还不知趣,莫不然非得要被人戳着脊梁骨吗?”

    贺正昂冷声说着,还摇晃了一下头,长叹息了一口气。

    “娘,瑾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大嫂这是为何啊?”季瑾筠满目的疑虑,全然摸不清这其中算是什么套路。

    “够了,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无辜啊?有意思吗?”

    贾三春瞬时怒声呵斥道,那一双冷眸没有一丁点的沉吟。

    季瑾筠手紧握着,自己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

    “娘,今日你若是还看着你儿子的份上,便也就将该属于他的那一份儿,分了,若是觉得正昂并非是您的儿子,那便叫我们这番出去自生自灭好了。”

    贾三春未曾等季瑾筠说话,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吼,没有一丁点的浅色,那眸子里满是怒言。

    “胡闹!我道是何事闹腾,原我这人还没事,你们就要闹着要分我的家产了?”贺有德这是沉着脚步,缓步走了上来,那一双眸子里都带着怒色。

    贾三春见状,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贺正昂看着贺有德来了,也感受到贾三春的退缩,他急忙上前来,将贾三春给护在身后,“二弟护妻,除了名的,可我贺正昂的妻子,亦是一个柔弱女子,容不得外人置喙。

    季瑾筠听着这话,有些莫名其妙,这三句话不离她,好似她真真是坐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于氏见状,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满目里都是怒色,扬声呵斥道:“我倒是未曾想到我这养了一个白眼儿狼!”

    贺有德在一旁看着这般状况,怒声呵斥道:“贺家有我在,就休想这般分崩离析,都给我滚回院子里去,谁再敢胡闹,就给我滚!”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沉住了气。

    贺正昂一脸的不悦,头转向一边,手握成了拳头,“今日,不管爹爹怎么说,这家,我们着实是待不下去了,满院子的指责,谁都可以上前踩上一脚,如何能忍!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