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呢!瞧着这贺家铺子,她都掌在手中,竟然丝毫不乱,想来春儿在贺家怕是寸步难行啊!”张氏紧跟着说着,话里话外都带着讽刺!

    贾氏听着这话,手紧握着,眉目有些怒火,却又极力压了下去,“春儿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别人不了解她,我还不知吗?她本就不愿意跟着去争,这不过都是她不争!”

    张氏听着这话,'噗嗤'一声,便掩着嘴笑了,“瞧瞧,被这二少奶奶压得连一套首饰都拿不出来了,现在还这样乐观,贾姨娘也沉得住气啊!”

    刘氏亦不屑的上下看了一眼贾氏,这才挽着张氏的手,“行了,人家都如此落魄了,你我又何苦在提及她的伤心事儿呢?赶紧走吧!

    两人相互说着话,莞尔一笑,这边也就缓步转身离开了,这会子一瞬间也就好似带着一抹浅笑,将贾氏贬到了最低。

    贾氏瞪着两个人,那一双眸子里面都带着怒气,扬声说道:“总是比有些人好,这活了大半辈子了,脸珠宝项链长什么样子的,恐怕也不过是在别人身上见到过啊!”

    说罢,她冷哼了一声,高傲的从两人中间穿插了过去。

    脚步格外的高傲,走路的姿势更是格外的嘚瑟。

    贾氏回到屋子,不由将手上的糖包直接扔在了地上,贾父正好杀了猪进来,满身的血腥味看着贾氏这般,便说道:“你这又是闹什么啊?”

    “兄长,眼下春儿在贺家过得不好,你真得去找贺家人好好说说!”贾氏看着家父,扬声呵斥道。

    贾父听着这话,这才将腰间的衣裳给取了下来,满目怒色说道:“她如今已经为人妻母,应是能懂些事,你就别跟着她一起瞎胡闹了!”

    “瞎胡闹?兄长,你这话是何意啊?这春儿过得不好,你竟一点儿也不担心吗?”贾氏看着贾父如此,胸中的怒火,瞬时之间,燃烧了起来。

    家父只叹息了一口气,有些烦躁的说道:“行了,这件事儿,你别去掺和,春儿的路还很长,都是要她自己去走!”

    贾氏冷哼了一声,便怒声询问道:“三春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你竟然这般无情!

    贾氏说罢,直接推开自己的屋门,嘭'的一声给关上了。

    “我寻了一家好人家,你得空,去瞧瞧,成,你就和他在一起吧!”贾父扬声说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贾氏怒声呵斥道。

    贾父叹息了一口气,当初贾三春母亲去世的早,好在这妹妹一直照顾这个家,及笋那一年,她便满心都是自己的女儿,他心中有愧,这一直都替她在寻,这会子好不容易寻了一个,并不在乎年龄,对方家中也老实,往后定然不会差。

    “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是时候寻个人家,整日待在家中,像个什么!”贾父有些愠怒的说着。

    “现在你嫌我这儿嫌我那儿了,当初我是因为谁才留下来照顾这个家的?现在想要一脚把我踹开了吗?”

    一声怒斥,将贾父放在嘴边的话,瞬时给憋了回去,他长叹一口气,“你知道我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等你年迈了,至少还有一个陪伴你的老伴儿.....“

    “行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就少说几句吧!我听着可真不习惯!”贾氏烦躁的说着,转身便提了一罐子酒,将自己给关在了屋子里。

    贾父见状,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摇晃着脑袋,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西边的太阳,在这时,正好照射在这一间小屋,整个一眼望过来,格外的冰凉,而四周的红色而又鲜艳的血液,却显得格外的红火热烈。

    贺婉芸一回到屋子,就立即去寻了于氏,“娘,婉芸知道错了!”

    于氏正在祠堂祭拜,当她的身子好了之后,她便一直跪拜着,一边还念着保佑她平安无事,这段时间一丁点的荤食都未曾吃。

    听着贺婉芸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是思念过度,现在产生了一些幻觉,她摇晃了一下头,浅声说道:“贺家的列祖列宗,求求你们一定要保护婉芸平安无事,虽然现在我好似已经听见了她的声音一样!”

    “娘,婉芸回来了!”贺婉芸听着这声音,急忙跑了上去,同她一道跪在地上,挽着她的手腕浅声说着。

    于氏这才转眼看着贺婉芸,伸手拂了一下她的脸颊,这才浅声说道:“芸儿,我的芸儿,是你吗?“

    “娘......”贺婉芸听了她整日担心她,这连吃饭都没有按时的时候,她的心也就跟着在跳动着,有些烦躁,好在这个时候看着自己的母亲并没有什么事情。

    “娘,你若是有一丁点的事情,我这也是断然不会原谅我自己的!”贺婉芸撇着嘴巴,突然之间便也就哭除了声。

    于氏笑了,将她紧紧抱在自己的怀中,“这不管是为何,也不能够就这样不顾自己,怎么能够不声不响就跑了呢?“

    “我知道错了,是我欠缺考虑了!”季瑾筠叹息了一口气,那一双眉目里都带着瑾筠的歉意。

    “好了,现在能够回来,这就已经是最好的了!”于氏叹息了了一口气,不由摇晃了一下脑袋,“看看,都已经瘦成什么样子了,娘心中是真的太心疼了。

    于氏说罢,急忙就拉着她的手说道:“快,跟我来,带你去吃点好吃的,这么长时间,肯定没有吃到什么好的吧!”

    “娘,我还真的是想念娘做的红枣糕了。”贺婉芸突然莞尔一笑,随后便埋在了干氏的胸膛.感受到母亲所带来的温暖瞬间.她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许来,扬声大喊了一声:“快,快来人啊!夫人落水了!”

    瞬息之间,整个侯府上的人纷纷跑了上来,却未曾等他们下水捞人,突然从瓦砾上便跳下去了一个人,直接将莫子英从水中救了起来。

    莫子英只觉脑袋昏沉,再醒来,一切如旧,她突然冷哼了一声,“原来我的命,早已经注定。”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