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见状,事情完全败露,也有些自顾不暇,急忙就想要跑掉,却被伙计直接给拦了下来!

    是为乞母状,吓得够呛,急忙扬声说道:“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都是为了生存嘛!”

    伙计根本就不理会,直接拎着他的领子就丢在了季瑾筠身前

    季瑾筠有些叹息的说道:“这是作何,纵使是做错了事,也是生活所迫客气一些!”

    伙计听着这话,点了点头,“是,下次注意!”

    小乞丐见状,急忙半跪着小腿,扬声说道:“二少奶奶,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定然不会再犯了。“

    “行了,往后这也就别再为了一口饭去做违心的事儿,以后要靠自己的能力做事儿,你可愿意留在铺子,好好做事,也好有口饭吃?”季瑾筠半蹲着身子,对着小乞丐说。

    小乞丐这一闻言,手突然之间紧握着,满目诧异,寻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我季瑾筠所说的话,何时不作数过?”季瑾筠一脸正色,寻声问道。

    小乞丐立即向季瑾筠磕头,说道:“谢谢二少奶奶,小的以后绝对好好做事儿,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栽培。”

    季瑾筠抬眸浅笑,摇晃了一下头,浅声说道:“记住,以后以善意待人,别被人利用!

    那一声极轻极淡的声音,却将所有的人都震撼了纷纷扬声喝道:“二少奶奶,二少奶奶......

    一句二少奶奶,就好似是他们心中的信仰,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重要季瑾筠摇晃了一下头,只浅声笑道:“好了,都散了吧!”

    众人听着这话,也没有在停留,而其中许多人也就此赶着进去买了好几匹布料。

    站在人群之中,还有一个男子,手上拿着一面折扇,来回敲打了一下指尖,颇为欣喜的说道:“还真是一个有趣儿的女子。”

    贺全安正好赶回来,听着这边出事,就急忙追逐了上来,这会子又见了楚瑾筠这一番说辞,心不由欣慰,挥手扬声唤道:“娘子!”

    季瑾筠听着声音,转眼就看过来,满目欢喜,直接跑了上去

    两人在人群之中相拥,那一脸的幸福,在口梁坡上,早已经不再是秘密,除了羡慕,便再无其他情绪,而转身准备离去的男子,此时转眼看过来,手紧握着,发出一阵‘咯吱’的声音。

    他身边的侍卫小声询问道:“凌公子,这是怎么了?”

    无碍!走!”男子一声呵斥,便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贺全安伸手摸了一下季瑾筠的脑袋,浅笑道:“未曾想到,我这离开数月,我家娘子竟可以独当一面了!”

    “那可不是,我的小脑袋都快彻底废了,好累啊!”季瑾筠仰着头,撇着嘴委屈巴巴的说着。

    那一双泪眼汪汪,闪烁着金光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了好一圈,这才浅声说道:“相公现在回来了,以后可交给相公便好!”

    季瑾筠听着这话,'嘻嘻’一声笑着,转眼一瞬,便寻声问道:“对了,婉芸呢?”

    “婉芸这会儿应该回家了吧!”刚一回来,贺全安就打听了季瑾筠在哪儿,听了这话,赶着就上来了,这会子看着她,他心中松了一口气。

    顺道还听了许多关于自己娘子,如何巧妙的对付这一个个上前找茬的人这会儿他想着就觉得很有趣,是以,前后说的每一句话,都洋溢着自豪。

    “她和冬秦两人还好吧?”季瑾筠寻声问道。

    贺全安听着这话,眸子稍稍一愣,“他们俩,就那样呗!“

    季瑾筠这一听,也知道贺全安并没有弄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何意,也是有些无奈,最初她并不懂什么是欢喜,只知道贺全安对她好,便是好人,今时婉芸和冬秦之间的情感早已经变质,贺全安竟生生未曾看出来其中的端倪,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你在想什么呢?这还带着瑾筠笑意?”贺全安寻声问道。

    “我笑,相公如今越发回去了,往日里倒是一个挺机灵的一个人,现如今是怎么了?”季瑾筠说罢,便向他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小跑着跑开了。

    贺全安这一听,完全不知是何种状况,这才追逐上来抓住了她的小辫子,怒声喝道:“好啊!娘子这些日子倒是越发的调皮了!

    季瑾筠被揪着发尾,重重的跺了一下脚,转眼看着贺全安怒声说道:“松手!“

    他急忙松开手举起来,莞尔一笑说道:“嘻嘻!”

    “讨厌!”季瑾筠伸手捶打了一下贺全安的胸膛,惹得他满心的宠溺,“好啦!听说爹将这铺子都交给你在管?”

    “嗯,这铺子上下,你看可还行?”季瑾筠挽着贺全安在铺子中转悠了好几圈。

    “果然,娘子出手,看着就是别具一格,美中还带着适用!”贺全安简单的表扬着。

    “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布置的!”季瑾筠格外的得意,贺全安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

    两人之间的互动,瞬时之间,羡煞了旁人。

    张伯看着贺全安,缓步走上来,“二少爷,回来了?”

    “张伯辛苦了!”贺全安简单的慰问着。

    “哪里,这铺子上下,二少奶奶可才是功不可没,这几月的收入,那可是不比你在时逊色多少呐!”张伯这说话声之中,都带着赞扬。

    “怎会有你说的那般厉害,顶多就是不出错!”季瑾筠谦虚的回应着,缓步走上来,还带着浅显的笑。

    贺全安听着这话,心也跟着有些心疼,这一个铺子就极为麻烦,更何况还是丢给她一个人,想着便伸手揉捏了一下她的脑袋,浅声说道:“辛苦了,娘子。

    简单的一句话,却也是一种肯定,和爱护,季瑾筠听在耳中却美在了心里。

    此刻,贾氏站在暗处,手中捏着的糖包,在这时瞬间被捏破了,“好你个季瑾筠,这样都能够被你一掩而过,我倒是小瞧你了。

    “哎,这不是贾家姨娘吗?”迎面走来的,是张家卖鸡的大娘。

    贾氏听着这话,急忙转眼看着张氏,身旁还跟着菜场卖菜的刘氏,刘氏忙说着:“没想到,今儿个竟然在这儿遇见了,你刚刚有没有看到哟,那二少奶奶可厉害了哟!”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