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长叹了一口气,神色极其的淡定,并未流露出慌张的模子。

    她看向小园,只见小园格外懂事的点了点头,她这才往布匹铺子赶了过去,路上听着伙计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遍,也算是明白这人明显就是在故意找茬。

    “以后这种事情,别这么粗鲁,口梁坡富人少,这一旦是惹了普通百姓,往后别说铺子生意黄了,名声也没了。”季瑾筠这段时日也是心力交瘁,未曾想过,经营这些铺子整天一个脑袋,三个大。

    这总共口梁坡上就有三家铺子,一家有贺有德坐镇,也少有事情,只是这两家,她是确确实实的来回跑动,就没有一天停歇,整个口梁坡也就这么大的地儿,来回跑也都好似绕了十来圈了。

    这还没有进去,就看见布匹铺子的门前早已经围了一大圈儿的人,季瑾筠眸子稍稍一沉,只听见人群围绕着那里面,个声音一直高声说道:“我虽说是一个小乞丐,可我今日遇到了贵人,给了我十两银子,就想着天凉了,给自己物色一件衣裳保暖,这有什么错?“

    “可这倒是好了,贺家铺子的人,我就轻摸了一下,他们就一口说我将他们的布匹摸脏了,这是在侮辱我吗?”

    这一句反问,倒是叫许多人都沉默了一声,虽说这乞丐着实是脏,但是这前后话,也不无道理,便也就沉声说道:“这说来也是,前后都不应该如此啊!”

    “是啊!这天儿逐渐变凉了,也是该添衣服的时候了。”

    百姓说着,还略微偏向了这个乞丐。

    季瑾筠大抵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并未生气,在伙计耳朵边轻声说了一句,这才走出去高声说道:“这事儿,着实是我家伙计的疏忽,让来店里的顾客都受委屈了。”

    简单一句话,格外的霸气,叫所有的人都愣了神,也都服她,忙说道:“是啊!这伙计定是要惩罚的,不惩罚不行啊!”

    “整个口梁坡的人都知道二少奶奶心好,谁知这都是表面功夫!”乞丐适时扬声呵斥道,原本就在地上坐着耍无赖,这会子更是猖狂,咬定了季瑾筠这会子没法解决。

    情梵楚幾丝泽丝眸,子没一沉有,手依稍据稍往的上在一扬说,,微微果一笑,,并未并理未会小理乞会丐,小“乞这事丐,“这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倒也不是没有依据的在说,来人!

    众人都疑惑,季瑾筠这个时候,竟然还不好好安抚好这躺在地上的小乞丐,挽回一些信誉,这会子竟然更加猖狂了些。

    “想必大家都疑惑,我这是要干嘛!”季瑾筠回眸一笑,只见铺子里缓步走出来了铺子里全部伙计,手上都捧着布料,一个个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铺子前方。

    “这些布,都是这位公子,刚刚进店所看得布匹,这若说他是要挑选布料做衣裳,抗寒,倒也并无任何不妥,只是大家请看!“

    季瑾筠说罢,铺子里,全部伙计瞬间就将布匹直接给散开了,此刻,几乎每一匹上面都是脏手印!

    “这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能够这样做呢?”

    “是啊!”

    百姓们这会儿在下面窃窃私语,扬声说这哪里是看布,完全就是恶意毁布。

    季瑾筠并未说话,只看着台下的人纷纷议论,也就带着浅笑,看了一眼乞丐。

    “她......她这就是恶意诽谤,刚刚定然是寻了脏东西弄上去的,我这就算是擦脏的,也有干净的时候啊!”小乞丐急忙扬声说着,那眼神里还带着委屈,

    “这些有钱人,惯会使一些小手段,这会子竟然欺骗你们了,你们千万别相信他啊!”

    小乞丐一声叫唤之下,满眼里还带着可怜。

    百姓们听风便是雨,纵使季瑾筠救了许多人,在这个时候倘若是侵犯了他们共同的利益的时候,也会转念思衬你是不是欺骗了她。

    季瑾筠突然冷声一笑,这才挥了一下手,只见小乞丐内力子被掀开,小乞丐极力阻拦,大声叫唤道:“看吧!这就是有钱人家,专横霸道,简直就是没有道理啊!”

    张伯在旁边看着,有些担忧的说道:“二少奶奶,这......”

    季瑾筠摇晃了一下脑袋,张伯这才闭了嘴,但总觉得这样,似乎会惹起民愤。

    百姓见状,也着实扬声说道:“二少奶奶人好,口梁坡上下都知道,莫不然真是如同这小乞丐所说,你都是表面功夫啊?”

    一时季瑾筠被陷入了一阵水深火热之中,所有人都开始指责,而就在此时,那些个伙计这才站起身,松开小乞丐。

    “这是不是表面功夫,倒也都是帮大家处理好了事情,难道不是吗?”楚瑾筠寻声反问众人,众人这一听,也都点了点头。

    这些百姓往往都是最容易受到蛊惑,在这人间这么久,她大抵也是明白了,一个人,总是站在审判者的角度来看问题,一旦有了过错,却也没有了独立的思考,这一会儿,就会造成一个假象。

    “大家且看!”季瑾筠说罢,伙计这才纷纷将自己的手掌面向百姓。

    “怎么会这么脏?“

    百姓们在下面窃窃私语,各个都诧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日,我也不追究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你不顾一切,穿了一件浸了脏水的里衣在我铺子里捣乱,我的伙计全然也是为了铺子,我并不觉得他们有错,这明显已经造成了恶意陷害,若不阻止,我才会觉得他们是与你是一伙的。

    季瑾筠的声音高昂,没有一丁点的垂怜,那一双眸子里的怒火,将在场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了,眼前这个温婉的女子,在这一瞬间,完全的失去了原本的神色,所说的话,更是格外的严肃。

    还未等缓过来,她再一次扬声呵斥道:“我贺家,挣得是良心银子,一想注重声望,也为你们做了不少好事,若是有人继续这般刻意诋毁,我贺家也不是软柿子,任由你们拿捏!”

    此话极其的具有威吓意义,不管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亦或者说是同行之间的打压,都在这一瞬,退缩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