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所说,我并不清楚,这不过是对已发生之事的一种见解,在我看来,并无它意。”三夫人转眼与季瑾筠说着。

    季瑾筠抿嘴轻笑了一下,身子靠在窗户前,开口道:“口梁坡地方虽小,每一个人几乎也都习惯看上一二本书,纵使是在这茶馆里,听一听说书人说一些故事,却也能学个一二,而你再看,那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实则周遭的人,对他们却各有见解。”

    “唯有那窗户前的男子,迟迟未曾说一句,全然如同看热闹一般,你道为何?”

    “这......”三夫人摇晃了一下头,平日里俏皮可爱的模样,此刻全然表露在眼前。

    “何尝与妹妹今时状况,又有何异?”季瑾筠取了茶水,递给三夫人,眸子里还带着浅笑。

    两人相视着,看着茶杯之中,水因为她的抖动,应着阳光,晃动着还带着

    一丝光亮,三夫人眸子略有些沉默,半晌才说道:“你是叫我,如哪位窗前男子一般,静待结果便好?

    “妹妹永远都是如此通透,凡事一点就通,对于子英,我与她交集虽不多,却也多少了解她的为人,她喜静,不愿与人折腾,况且她心中似乎有人!”季瑾筠轻拍了一下三夫人的肩膀。

    窗前的男子突然仰头看上来,神色里带着一丝邪魅,三夫人见状,瞬间便将窗户掩上!

    “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三夫人话里有话,满脸的不悦。

    季瑾筠有些好笑,掩着嘴说道:“你现在是不了解她,其实她那人挺好的!“

    “你这才见人家一眼,就知道人家好了哟!”三夫人说着,面色也好了许多,伸手戳了一下季瑾筠的肚子。

    “好啊你!我倒是在开导你,你这会儿竟拿我开玩笑了哦!”季瑾筠说话之间,亦伸手戳了回来,两人欢喜的将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带活跃了一般。

    两人闹腾了一会儿,季瑾筠这才缓声说道:“好了,我这会儿还得赶回去安排事情,这就不和你在这里玩闹了!”

    “是了,你现在可是口梁坡出了名儿的楚一嘴,这人到你那儿买东西,几乎就没有空着手走的!”三夫人打趣的说着。

    季瑾筠眸子一扬,洋溢着笑容说道:“莫不然你寻空来给我卖首饰呗,瞧你这一身珠光宝气的,就是有经验的人,这要是往我们那铺子一站,保不齐多少人羡慕了!”

    “你想的倒是美,紧着回去吧!等你闲了可得来寻我好好玩玩儿!”三夫人跟着下了楼,转眼过去,那便争执的两人丝毫没有停止下来,从最初的上的一些争执,到如今,两人越发的没了底线,直接开启了人身攻击的兆头。

    季瑾筠摇晃了一下头,“也就如此了!”

    “这位姑娘请留步!不知你这说的也就如此了,是指......”靠窗的男子瞬时追逐了上来,浅声询问着。

    季瑾筠眸子一沉,看着男人眼神并不单纯,定睛一看,倒是能够感觉到此人满心的算计。

    “公子想多了,我并无他意!”季瑾筠不想要过多理会,便伸手揽着三夫人就要离开,却被挡住了。

    “还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得闲可否......“

    “公子严重了,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公子自重!”季瑾筠面色冷漠,脸正眼都未曾多瞧上一眼,三夫人眉目一皱,急忙将季瑾筠挡在身后,“这位公子还请让开!”

    三夫人惯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会子说话未曾有丝毫她自问,这口梁坡这样的小地方,绝对没人敢招惹她,这说话更是带着踉跄。

    男子闻言,手上拿着巾布,掩着嘴突然笑了,“冒犯了!”说罢,往侧面一退,半屈着腰身推攘开了去。

    季瑾筠抓住三夫人急忙就往门外走了去,而此时,楼阁上的窗户前,却突然走出来李夫人,看着这状况,莞尔一笑,嘴角还流露出一抹恨意!

    “我就说这人,并非是好人,看着穿的还人模人样,瞧那一身打扮莫不然是那边角处人家?”三夫人说着,还摇晃了一下脑袋,“上一次倒也见过那家人,应是不是。

    “定然不是,这口音不对!”季瑾筠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只觉这小姑娘倒是好玩,这一句话之中,句句都带着猜疑,她叹息一口气,“且不管他是谁,断然是不会再遇见了!”

    “我道不然,这越是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便也就可能遇见。”三夫人瞥眼了一下,两人这会子说着,首饰铺子就已经到了。

    “行了,你别多想。”季瑾筠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便赶紧进了铺子。

    小园正在指挥着,那小身板,没有一丁点儿的松懈,小眼睛飕飕的,指挥起来也是有模有样。

    季瑾筠从后面走进去,看了一眼四周,这才说道:“不知你这首饰怎么卖的啊?”

    小园听着这话,顺其自然的就扬声说起:“首饰都是这一批最好的,就这色泽润色,都毫不逊色,不知......”

    说着就转身过来,不由瞥了一下嘴,“二少奶奶,你这不是跟我闹玩笑了嘛!”

    “是啊!与你闹玩笑,我倒是觉得你不留在这儿,叫你伺候我,有些屈才了。”季瑾筠定下脚,这上上下下,几乎每一处都安排的格外的妥当。

    小园听着这话,不由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的说道:“每天跟在二少奶奶身边,倒也是耳濡目染了许多,只照顾您,小园从未觉得有何不妥。”

    竹节清这会儿幽幽说道:“你今儿个遇见的那个,身份来头似乎不小,但是打听着,那人刻意叫人隐了身份。

    季瑾筠突然一皱眉,竹节清突然之间说这,倒是让她满载的心情瞬时没了。

    小园见状,急忙揉搓了一下手,忙说道:“我,我这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啊?”

    “别紧张,你做的很好。”季瑾筠急忙浅声安慰,眉头也平了,对小园赞扬了几句,这正要去继续看账簿,这边一个伙计急急忙忙的就跑了上来,那样子焦急的很。

    “二少奶奶,不好了,布匹铺子有人闹事,管事的现在压不住了啊!你赶紧的过去主持大局吧!”

    季瑾筠急忙站起身,这才消停了几日,怎的又有人找来闹事儿了?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