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不决定留下来,替我做事?”粗大汉寻声问道,身子稍稍的抖动了警许,从鼻尖发出一声嘲讽,这才扬声怒喝道,“既然如此,我现在改变主意贺婉芸听着这话,只觉得有些不对劲,拉着冬秦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来人,给我把他们抓起来!”说话一瞬,便抖动了一下身子,转眼看了一下胳膊,眉眼都格外的好笑,“原是迷药!

    “你,你没事了?”贺婉芸有些诧异她这才想到季瑾筠还说过,扎了就跑......

    众人还不知什么情况,缓过神来,冬秦已经拉着贺婉芸就往门外跑了,眼看着跑不动了,冬秦心下一狠,直接将她推了出去,将已然破败的门给关上,“快跑!”

    贺婉芸这一下被推了出去,一双眼睛瞪得极大,透过缝隙,叫唤道:“不......”

    可是那一张脸早已经没有在门缝处,转而看见的,是一根棍子,以及冬秦闷哼的声音。

    她跪在地上,恐惧的摇晃了一下头,此时楼阁上,一个声音落下,呵斥道:“都给我住手!”

    粗大汉站在佛前,原本还笑着说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说道:“老大!”

    匕首便在脖颈处,冰冷的对着他的脖子,众人这才停下手,扬声“敢问阁下是何方人士,今日我们不过是个人纠纷,与你无关!”粗大汉满心害怕,急忙说着。

    “放人!”声音格外的冷漠

    贺婉芸在门外听着这声音,急忙推开门,抱着冬秦,害怕的狂哭了起来,扬声呵斥道:“混蛋,谁叫你将我推开的!

    恕喝冬爸秦满奏身满的伤鳥,脸我上们都没老有哭一丁放点的你干的净的房地方不,腹那嘴那有嘴些歪有的男些人歪突然的男人突然怒喝道:“把我们老大放了,否则你的两个同伴也没命!“

    可话才刚说完,只见徐敏冷笑一声,手上的匕首直接就飞了过去,正中歪嘴男人的手臂,疼的他牙咧嘴,“谁还敢和我讨价还价!”

    所有的人都吓得够呛,粗大汉脖颈出却已经给割出了一道伤痕,不知何时,脖颈处被一个极其尖利的东西威胁着。

    粗大汉只觉自己说一句话,都能够将自己的命给丢了,只得极为小声的说道:“都给我闪开,放人!”

    贺婉芸哭虽哭,这边动作也极其的迅速,急忙给冬秦查看身上的上,随身带着的药包,也算是有了用处,她一边淌着泪水,一边怒吼道:“去,给我打水!弄点酒来!”

    旁边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急忙抬眼看向粗大汉,徐敏一个眼神,那人急忙甩着腿,打水的打水,打酒的打酒。

    “谁敢耍花招,我这手中的暗器还有许多,你们着急着去送死,倒是可以动一下试试!”徐敏怒声呵斥道。

    众人这才将手中的兵器给丢在地上,满目的怒火,瞬时在心底有些恐惧,扬声说道:“我们啥也不干......“

    “这人要是有一丁点问题,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她需要什么,都给我准备好了!”徐敏怒声呵斥道!

    “是是是,我们全凭您吩咐!”各个都表现出乖巧的样子贺婉芸低垂着头,极为认真的触摸了冬秦的每一处,有几处骨折了之外,其他处都是一些皮外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婉芸,我真的没事,你别太难受了!”冬秦伸手就要给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可这手刚一抬,‘嘶’一声,上牙咬着下牙。

    “活该,疼一下你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贺婉芸莞尔一笑,顺便抓着他的手,重重的一扯,毫无防备之下,冬秦只觉疼进了骨子里去。

    冬秦自小便在山上跑上跑下,倒也没少手上,这样类型的伤,疼得钻心,在贺婉芸面前都极力掩藏在了心底。

    “别动!”贺婉芸轻声说着,用指腹替他轻轻擦拭了一些小伤,随后又扯了几处骨折处,随后寻了极快木板,将其固定着。

    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个十天半个月,恐怕是不会好了!”

    “那不行,我就算是拐着棍子也要陪你走下去!”冬秦急忙坐起了身,这会儿稍动一下,都觉得全身都扯着痛。

    徐敏看着,手突然之间有些颤抖,手上的剑刃瞬间给刺到粗大汉的脖颈,他急忙握住她的手说道:“哎,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额......”徐敏缓声应道,直接就将粗大汉给推了出去,“少给我耍花样,就你这武功,我分分钟杀了你!

    粗大汉现在哪里有心思干坏事,急忙寻声说道:“哎呀,小白脸,快帮我包扎一下,我这都快死了!“

    冬秦转眼看过来,那个眼神直接就是要杀人的样子,惹得粗大汉急忙退了一步,也没了最初的那种气势。

    贺婉芸见状,这才应声说道:“你过来!”

    “谢谢谢谢,我这粗大汉就算是为我最初的行为道歉了!”粗大汉手一供,还极为佩服的说道。

    只见他手一松,脖颈的血瞬时飞了出来,他又急忙捂着,有些害怕的缓步走上来。

    贺婉芸这才给他止血,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才说道:“往后,不许再欺人!

    “再也不敢了!”粗大汉也算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平日里受了不少人的欺负,所以碰到自己能够欺负的人,就来了劲。

    雨水停下来,喧嚣的声响亦在此时停滞了下来,粗大汉眉头突然一皱,扬声说道:“不好,有一大波人往这上面来了!

    徐敏亦感觉到了危机,瞬时走上来,怒声喝道,“都隐蔽,利用屋子里仅有的东西,准备迎战。

    这一身呵斥,思路格外的清晰,粗大汉这伤刚包扎好,有些愤怒的说道:“该死,这个时候谁敢上来挑衅!”

    刚停歇下来的严峻状况,在这一瞬,彻底崩塌,再一次进入了防备状态之中。

    只见一群穿着便衣的人迅速跑了进来,眼神格外的凌厉!

    “来晚了,快,四处去找!”便衣领头的大声呵斥道。

    看着周遭一切都如此凌乱,地上还有一堆血。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