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在里面,哪儿也别去!”冬秦扬声说着,还挥了挥手,叫她赶紧进去。

    雨滴哗啦啦的下着旁边的青石板上还滑动着水珠,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她焦急的在庙前走了好几圈,都没有看见冬秦的人影。

    忽然一声惊雷,将她吓得蹲在角落里,小声的哭泣着,低垂着头紧紧的闭着眸子满心的愧疚。

    破庙之中,四处都格外的破烂,虽说冬秦已经给清理了许多脏东西,但是她随处就能够看见各种虫子,雷声响起来,整个身子都开始抖动了起来。

    突然之间,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贺婉芸顺着看了出去,心中格外的欣喜的跑上去,却见到一群陌生人,她吓得急忙往后退,躲在了角落里。

    还没有熄灭的火苗,此时熊熊燃起,婉芸有些发抖。

    “哟,看来这人还没走远啊!”一个粗犷大汉扬声说着,四处看了一圈,好笑道,“都是江湖中人,何必如此提防着不敢出来?”

    “许是仇人,也拿捏不准呢!”在一旁的小个子唯唯诺诺的说着,还稍稍带着笑。

    贺婉芸听着这话,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只静静的听着这音子,连大气都不敢出。

    既然是仇人,那就给我找,将这庙子翻个个儿,也要找出来!”粗犷大汉大手一挥,手上拿了一个大锤子,一旁的破烂的桌子‘哐当’一声就碎了。

    贺婉芸吓得紧抱了双腿,摇晃了一下脑袋,在心底不停的呼唤着冬秦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人去了哪里。

    感受到无奈和害怕,她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不小心就将旁边的一个罐子给弄翻了!

    “看来这人,都不用找,自己就露出了马脚了!”粗犷大汉大声笑了三声,随后便往贺婉芸的方向看了过去,“去,给我带出来!”

    贺婉芸就在觉得自己要完了的一瞬间,就上来了一个男人,“大哥,还是一个清秀的小白脸呢!”

    “别,我只是在这里躲一下雨,我不是你们的仇人!”她瑟瑟的蜷缩着身子,也不知是因为下雨天凉,她只觉不停的冒着冷汗。

    “小白脸?”粗犷大汉挑了一根火苗,缓缓走了上来,低垂着眸子一看,突然笑道,“带出来!”

    男人听着这话,急忙伸手就要去抓贺婉芸的领子,却听见哐当’一声,贺婉芸紧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抡起一根椅子,直接就砸了上去。

    这一停下来,就赶紧的跑,结果那一下对男人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一把就把她拉扯了回去,好笑的说着:“还想跑?”

    贺婉芸直接就给丢了出去,贺婉芸瞬时摔在了地上,她不敢抬眼看,只不停的往后面挪。

    粗犷大汉冷哼了一声,缓步走上来,一声怒吼,贺婉芸急忙用手堵住耳朵,吓得急忙往后一退。

    惹得众人一阵好笑,“就这种胆子,连做老大的仇人的资格都没有。”

    “可瞧着这哪里像是一个男人啊!细皮嫩肉的!”粗狂大汉满目带着笑容,缓步走上去,正要上前捏贺婉芸的下颌,她往后一躲。

    她沉默了半晌,心知冬秦现在定然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她只有靠自己。

    “这银针,你留着,万一有遇见危险趁对手不注意,扎上去!”贺婉芸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阵季瑾筠对她的嘱咐,她手在腰包里面摸了半晌,“呵......

    她突然冷笑了一声,声音清脆,像银铃一般的嘲讽,惹得众人大笑之中停滞下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贺婉芸,一个声音格外的冷漠的怒吼道:“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我笑你不过就是一群粗老汉,就算是厉害,也不过就是一群敢苦力被人利用的主!”贺婉芸往后一躲,随后便缓慢的站了起来,格外冰冷的说道,“如果我是你,绝对好好将我供起来!”

    这话音一说出口,一群人怒声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说我们老大!“

    说着,那些人就要上来对付贺婉芸,却被粗犷大汉直接给挡住了,怒声呵斥道:“都给我退下。

    “你今天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我定然会将你碎尸万段!”粗犷大汉满目里的怒火,极为严肃的说着。

    贺婉芸却冷笑了一声,说道:“且不说你要对付我,你且感受一下自己周身,哪里还有力气!”

    说话一瞬,粗犷大汉瞬时瘫软在地上,抬眼看着贺婉芸怒喝道:“你给我下毒了?”

    “下毒?”贺婉芸此时捏着手心,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强势,说道:“不管如何,眼下你们胆敢对我不敬,可就得小心你们老大一命呜呼!”

    贺婉芸的声音很冷,尽量佯装成一幅格外狠厉的样子。

    粗犷大汉此时已经完全软弱,这时冬秦跑了进来,全身都已经湿透了,兴奋的说道:“婉芸,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可刚走进来,就看着屋子里一群男人,他急忙护在贺婉芸的身前,怒声喝道:“你们想干嘛!”

    贺婉芸看着冬秦进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将她护在身后的一瞬,刚毅的脸颊在这火光之中显得格外有型。

    “没事,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贺婉芸在冬秦肩膀拍了一下,缓声说着。

    “我说你这小白脸,赶紧把解药交出来!”在一侧的嘴角有些歪斜着的男人扬声说道。

    贺婉芸缓步走上去,低垂着眼看着粗犷大汉,用脚踢了一下,“你刚刚不是狂的恨吗?我叫你在硬气!”

    粗犷大汉眉眼里有些沉默,手紧握着拳头,呵斥道:“你给我解药,我绝不伤你,还将你供起来,我们确实就是一群大老粗,没少干笨事,你就在一旁知道我们可好?”

    粗大汉说着,眼神恍惚已经逐渐有了色彩,手也缓缓有了劲儿。

    贺婉芸冷哼了一声,上下看了一圈,格外冷漠的说道:“就凭你们!哼,也配叫我帮你打下手?

    冬秦大抵也知道了这其中缘由,可心中仍旧有些担心,急忙将贺婉芸拉了回来,说道:“想要解药,也行。”

    冬秦看了一圈,指着其中一个个子矮小的人,说道:“他,叫他跟着我们出去,等我们确定安全了,就把解药给他。”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