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我花并非就是责晶备鱼你,您只是,你只知道是我们你家知....我.哎们!”家贺有去德长,长大的叹有息了德一声,急忙就踏脚走出去,一声呵斥说道:“去,将大少爷二少爷给我叫来!“

    听着这话,众人急忙就赶着去找了去。

    贺全安刚回到屋子,正好褪下衣裳洗漱了睡了,谁曾想突然门外柳青唤道:“二少爷,老爷寻你过去一趟!”

    “过去?是有何事吗?”贺全安有些诧异,今日什么日子都不似,这突然之间唤过去,实有蹊跷,有说不准到底是何时,缓步走上前,有将架子上的衣裳穿戴整齐。

    季瑾筠取了竹节清,放在手心,转眼说道:“这么晚了,爹寻你有些急,你快去快回吧!”

    柳青在门外,这才浅声说道:“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据说老爷一回来,就和夫人发怒了。”

    “娘精神本就不好,现在又天色已晚,这样子娘怕是受不了。”季瑾筠眸子一沉,这就紧着起身,走上前将竹节清挂在贺全安的腰迹上,“你待会过去,关心一下娘。“

    贺全安听着这话,心中一喜,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浅声说道:“行,你这边忙完,就赶紧着睡吧!”

    “嗯!”她点了点头,贺全安在她额间印了一个吻。

    看着贺全安转身离开,心里面叹息了一口气,“出去一趟,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睡觉啊!”

    “喊,这贺府的秘密,可是不少,我且帮你听听!”竹节清有些洋洋得意的说着。

    “你别瞎打听,有事相公自然会与我说。”季瑾筠有些怒道。

    竹节清有些不悦,闷声道:“那你将我放他身上干嘛?我这就算是不想要知道,也都清楚了。

    “那就闭上你的嘴。”季瑾筠哼哼的剜了一眼竹节清,半晌有些惆怅,直接就将它给裏进了这竹节清的叶子里面,随后来回走了几步,自言自语的说着:“不能够窥探,有事相公定然是会与我说的......“

    竹节清想要挣扎,她这一天天到底进的是什么坑,季瑾筠一不高兴,自己就进小黑屋,瞬时有些叹息,这说什么季瑾筠都根本听不见。

    季瑾筠来回的走动着,心里面还是担心,这大半夜到底是出了何事。

    贺全安赶到的时候,贺有德一脸严肃的坐在上位上,于氏眼睛有些恍惚,眯了好一会儿,瞬时有清醒了过来,小声和翠姨说道:“这瑾筠的药,还真是有些大。“

    翠姨在一旁帮忙摁了一下她的头,“这么多年,也就见老爷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莫不是当年那个小门户章家?“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小门户变大门户,也是有的,若是无错,便是那个医学世家,莫不然已经从官了?”于氏思衬着章子风虽说名声受损,可是那脑袋里的医术,可是实打实的。

    “嘀咕什么,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话,少说!”贺有德一声怒喝,将两人都震慑到了。

    翠姨退在后面,低垂着头,闭口不谈。

    贺全安只隐约听了一小部分,未曾听清,便走上前说道:“爹,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另一边,急促的小碎步走上来,贺正昂心有些雀跃,这么长时间,每日都一些书,时常听着贾三春的谩骂,心也烦躁,今日被叫过来,积极的紧,缓步走上来,“爹。

    转眼看着早早就来了的贺全安,他欣喜的心瞬时没了劲儿。

    “都来了!”贺有德声音低沉,就静静的坐在主位,伸手端了一杯茶水,“听说,婉芸跑出去,是你这个做二哥放行的?“

    “婉芸心中有事,倘若不解决了,她定然是不会心甘,所以我就......”

    “你就什么?你就自作主张,不知现在外面世道有多乱吗?这一不小心若是遭遇到不测,你负责吗?”贺有德说话之间,手上的茶杯重重的搁在桌子上,整个人的睿智在这一瞬全然没有了,说话的语气,更是极其的严肃。

    贺全安手紧握着,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这世道虽说艰难,如若失了心中所爱,却还不寻到追问,多年之后,都是心中遗憾。

    贺正昂早知道这事儿,那日闹得沸沸扬扬,他自己的事情都未曾处理规矩,自然不想要去理会太多。

    今日看着贺有德这般愤怒,心稍稍有些欢愉。

    “去给我找回来,必须要在进京之前给我带回来!”贺有德站起身,拂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满心怒火。

    “爹,婉芸我叫人一路保护着,定然是不会出什么事儿,你不必担忧!”

    贺全安根本不理会,倔强的反抗着。

    “你,你这个逆子!”贺有德手握着杯子,一直在发抖,于氏见状,急忙上前握着他的手说道,“老爷,这件事安儿也是好心,好好与他说,他会明白的。

    贺有德正在气头上,一怒之下,扬了一下手,未曾注意到力道,瞬时将于氏推攘开。

    于氏身子本就不好,又吃了药,现在昏昏沉沉,一个没站稳,往后面一仰,脑袋正好磕在了桌角上!

    翠姨吓得够呛,直接跑上去扶着于氏,心忧的唤道:“夫人?”

    伸手轻触着,满手的血将翠姨吓得眼睛都花了,唤了半晌,这才怒吼道:“快,叫大夫......”

    贺全安还没完全缓过神,在看见于氏摔倒之时,他脚还没迈开,手紧握着,焦急的唤道:“快叫二少奶奶过来!”

    一时之间,整个贺府在这个夜色里都闹翻了天,上下丫鬟小厮都纷纷起了身,候在一旁小心应付着!

    此时,月光瞬时被乌云遮挡住了,天色瞬间黑成了一片,季瑾筠仰头看着,心不由有些焦急,急忙穿上衣裳,“小园,赶紧的,我们去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小园这会儿也忙给她稍稍整理了一下,说道:“二少奶奶,你且睡着便好,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