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翠丹脚下一滑,直接就摔倒了地上,一屁股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她不停的哎哟哟叫着,扬声之下,楚泰河急忙走了上来,“我都叫你自己要小心-些,你怎么总是这么叫人不放心呢?“

    “不是,你将我推到在地上,你现在反倒是来怪我了?”范翠丹一时之间,有些弄不清晰,眉毛往上一样,还坐在地上,重重一拍,地上恰好有一粒石子,惹得她皱的更加的重了一些。

    楚泰河伸手将她扶起来,却被推开,他索性叹息了一口气,烦躁的说道:“行,你爱怎么样便怎么样,我懒得理你!”

    说罢,便抬脚离去了

    范翠丹看着那毅然决然的背影,心就好似被针扎了一下,瞬间将手落在身侧,满心的失落。

    片刻后,她紧紧的握着手心,突然之间便哭了起来。

    “呐!”季瑾筠缓步走上来,递了一块丝帕,范翠丹极为顺手就接了过去,满眼的泪水没有停滞下来,在抬眼一瞬,看见季瑾筠的背影,她突然之间有些怒火,直接将丝帕给甩了过去,打在季瑾筠的脖颈上。

    “季瑾筠,你现在满意了?”范翠丹走上前,一步一步,脚步声里似乎带着要将她彻底捏碎一般。

    季瑾筠停下脚步,伸手摸了一下脖颈,还未曾转过身来,就被扳了过去,在一瞬,范翠丹举着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你觉得我还是那个任你摆布的季瑾筠吗?”季瑾筠在巴掌落下来的一瞬,一把握住了范翠丹的手,嘴角上扬,神色颇为冷漠的上前走了一步。

    “你,你怎么敢......”范翠丹被季瑾筠的样子吓得够呛,往后跟着一退,整个身子都好似被控制了一般。

    季瑾筠一把将她的手给甩开,早已经褪去曾经那个单纯无知的模样,在此刻多了一丝愤恨。

    “范翠丹,往后余生,你最好给我客气点!”季瑾筠声音冰凉,缓步走上去的一瞬间,就将范翠丹吓得踉跄了几步,还未愣过神,季瑾筠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范翠丹眉目里满是惊讶,何时她在这样一个懦弱的女子面前,变得这样被动了?

    她缓过神,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沉默了好半晌,一脸无可奈何。

    忽然一瞬间,周遭的光芒尽数被掩盖

    “娘子,你这是去了哪里?”贺全安转眼看过来,走上来寻声问道。

    季瑾筠眼神一愣,手有些冰凉,紧张的询问道:“你不是去铺子上了吗?

    “我想着今日来看病的也少,就转身叫你去铺子帮忙!”贺全安浅声说着,满脸的欢愉。

    “原来是这样,行,那你等等我!”季瑾筠缓和一笑,转身急忙将药材都给收捡好,好半晌,这才转眼说道:“好了!”

    贺全安看着她只抬眼一笑,伸手拉着她的手,“行,那我们就走吧!”

    “嗯!”她小声应着,心却有些忐忑,刚刚自己前去寻范翠丹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被看见了,低着头,眼珠子转了一圈。

    刚想要说,贺全安便伸手挠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我们家的小东西,长大了!”

    “相公,我......“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铺子今日可是有得忙了,近日这首饰特别火,外面也不知是谁,说这首饰戴在脖颈上,整个人都要凉爽了许多。

    贺全安打断了季瑾筠的话,拉着她的小手,在大街上缓慢的跑了起来。

    “好!”季瑾筠跟在贺全安身后,心里面觉得特别的暖心,这件事,好像他并不知道,虽说心里面有些隐瞒,就好似背叛了他,心里有些愧疚。

    贺全安什么都不问,已经摆明了完全的信任她。

    到了首饰铺子,这是新建起来的房子,里面一切都格外的新,摆放首饰的位置,也重新规划了一下

    “这个布局,好新颖!”季瑾筠有些惊诧,缓步走上去,轻触着每一个角落,“相公,都是你一手布置的吗?

    “怎么样?有没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贺全安扬声询问道,满眼闪烁着亮光,似乎在等待着她的表扬。

    季瑾筠蓦然一笑,便缓步走上去,拉着贺全安的手,晃了一下,露出了一抹赞赏的眼神。

    两人眉目相互转动着,周遭的伙计都‘咦'了一声。

    “你们都愣着干嘛!干活去!”贺全安略微尴尬的扬声道,众人听着这话,也都悻悻的转身离去了。

    一天忙碌下来,铺子的生意都还好,并未出现什么别的事儿。

    贺全安从布匹铺子跑来首饰铺子,看了一下账簿,简单的和伙计说了些话,这才叫人都回去了,看着季瑾筠疲惫的耸了一下肩膀,就急忙上前替她揉捏了一下,“辛苦了,娘子。

    “还好了,你那边怎么样?”季瑾筠寻声问道。

    “最近倒是安宁了不少,铺子运营的都没什么岔子。”贺全安手势摁压的还算是轻柔,按了几下,季瑾筠露出了欣慰的笑,“你这一摁,倒是舒服了许多。

    “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贺全安极为得意的说着,还稍有些好笑。

    刚一到贺府门前,翠姨就匆忙走了上来,脸上焦急的说道:“二少奶奶,赶紧的,随我走一趟,夫人病了!”

    “娘是怎么了?”季瑾筠急忙寻声问道,紧跟随在她身后,就往屋子里走了去。

    贺全安听着这话,心中也是焦急不已,“娘不是今早还好好的,怎的突然就不舒服了?”

    “嗨,这要说,还是担心三小姐,她这次说走就走,夫人精神一恍惚,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可不就这样了!”翠姨叹息了一口气,满眼里的担心早早的就已经将她的心也剜了一下似的。

    贺全安这一听闻,也是叹息了一口气,宛芸就这样离开了,平日里一直在于氏身边叽叽喳喳,这突然没了人影,心中多少也是会觉得有些失落。

    “如此看来,娘的病还是心病,待我去看看。”季瑾筠动作变得迅速了许多,脚步之下没有一丁点的怠慢。

    “咚咚咚......”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