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季瑾筠满心诧异,抬眼寻声道。

    贺全安这才缓缓的放在季瑾筠的手中,“小泪珠?”

    儿,竹节清只觉周遭有了气息,这才缓过神来,满目诧异,“我这是在哪药材们看着是竹节清,纷纷愣了神,季瑾筠那日丢了之后,回去找了好几

    圈,愣是没有找到,竹节清本体倒是极为青幽,只是精神体不见,也不会说话。

    焦急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有些悔意,这会子看着竹节清,心里有些小欢喜。

    急忙捧在手心里,扬声说道:“相公,你是在哪里寻得的啊?”

    “就是那日出事,我跟着你找去,在泥土里找到的。”贺全安看着季瑾筠这般欣喜,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早知道回来就给你,偏生中间出了许多事,也就给搁下了。“

    “谢谢!”季瑾筠扬声说着,却突然遭到一记疼痛,“哎哟,相公你这是干嘛啊!”

    “你我之间,何须这般客气!”贺全安将她搂在怀中,宠溺说着,眉目里都藏着笑。

    两人携手缓步进了屋子,竹节清迷迷糊糊的说道:“用我的叶子,给我擦一下......”

    声音刚说罢,竹节清就没了响动,季瑾筠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贺全安说道:“相公,这小泪珠里面的小叶子,像不像外面的竹节清?”

    “我一早便发现了,倒也未曾看见竟有这样的工艺,就是我们铺子的首饰,也做不到。”

    贺全安缓声说着,季瑾筠却跑出去,站在竹节清旁边,摘了一片叶子,将竹节清包裏在里面。

    “你这是?”贺全安满目疑惑,只见季瑾筠嘴角仰脸笑了,随后便将他腰间的小泪珠,亦放在了里面。

    “他们好久不见,且团聚一下!”季瑾筠说笑的瞥了一下嘴惹得贺全安一阵好笑,伸手便将她揽在怀中,坏笑道:“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好好团聚一下。”

    话音说罢,就直接将季瑾筠拦腰抱起。

    “相公,你......”季瑾筠羞得急忙埋在了他的胸膛里,轻拍了几下,惹得贺全安一阵好笑。

    瞬时帐帘便掩了下来,夜色之外,雨水滴答的声音更加大了。

    时间一晃京城的榜就给贴了出来,闹腾的紧,连各个县镇都格外的关注,今年又是谁上了榜。

    口梁坡,也不意外,只知有一个柏子清,却始终不知是谁家,里长敲锣打鼓的寻声喝道:“榜单极快就出来了,竟连口梁坡最有望上榜的,就两人,其中一人便是柏子清,只叹口梁坡上下没人知道这号人物,第二号人物,也就是我们的秀才楚阳。

    里长一双眼眸子里都带着哂笑,抬眼一晃,便向四周看了一圈,看着范翠丹扬声说道:“这若是上榜了,这楚阳可就是我们县的骄傲了,楚家大娘可得想着大家伙啊!”

    范翠丹早早的就被人护着坐在了一旁的最为显眼的地方,听着这话,满心欢喜,忙笑言道:“瞧瞧,我家楚阳这上榜,那是绝没问题啊!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互相帮衬着,有何不可呢?“

    一脸得意,眉目里还有些许的不屑,看着曾经那些欺压她,瞧不起她的人,都各个给激了回去。

    “要说吧!这口梁坡里,就这秀才,也就我家楚阳独一份儿。”范翠丹说话之间,还洋溢着一抹得意。

    季瑾筠正好赶着义诊,听着这边一番闹腾,不由有些惆怅,寻声这才知今儿个正好是放榜的日子。

    “二少奶奶,今儿恐怕是没有人看病才是。”小园缓声说着,嘴角上扬着,带着浅浅的笑。

    贺全安缓步走上来,帮衬着她,“看来你这婶娘得了势了,有得折腾了。

    季瑾筠撇嘴笑了一下,小碎步跑上去说道:“那又如何。“

    “你啊!”贺全安轻点了一下她的脑袋。

    范翠丹这边洋洋得意着,转眼正巧着看着贺全安与季瑾筠两人一脸亲昵。

    她这才甩着步子,缓步走上去,极为不屑的说道:“哟,这不正是我姑爷吗?瞧瞧,这样帅气的脸庞,可却连一个秀才都不是,当初当时瑾筠高攀你了,我倒是觉得你这是眼光好呢!“

    本还笑屬如花,这一瞬便有些沉声:“婶娘,你这是何意?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贺全安伸手紧握着季瑾筠的手,浅声说道:“婶娘今日开心,你倒是叫她得意得意,巧不得这上没上榜,不是还有一会儿吗?这若是没上,可不就只得欢喜这一瞬。

    季瑾筠听着这话一说出口,范翠丹满目怒火,直接一拍大腿,怒喝道:“你嘴下就不能积点德吗?”

    “婶娘,这人啊!不是你才会说,况且这话也没错,楚阳上榜自是最好的,但是这万一..

    ..

    “啪”范翠丹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季瑾筠的脸上!

    声音响亮亮的,惹得周遭的人都看了过来。

    季瑾筠捂着脸,贺全安将她挡在身后,怒声道:“我敬你是婶娘,可至今你何时做到一个婶娘应该做的样子了?今日你当众打的是我贺全安的妻子,别忘了!”

    范翠丹听着这话,突然之间冷哼了一句,扬声说道:“那又如何?你可别忘了,长辈教训晚辈纵使是嫁给了你们贺家,她也是我范翠丹给带大的!”

    范翠丹声音格外的足,季瑾筠却突然好笑,缓步走上去,扬声呵斥道:“不知婶娘是怎么将我带大的?你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吗?“

    季瑾筠眉目里都是恨,这么长时间,她在动了人情世故之后,回想起本尊原本的生活,是不是都会有些想要哭泣,这前后之间,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面对,她未曾去寻范翠丹的不痛快,反倒是自己找上了门来!

    范翠丹听着这话,瞥了一下嘴,有些害怕的挥了挥手:“成,今日我心情好,我不与你们计较!”

    贺全安这才将季瑾筠拉在身前,轻轻的拂了一下她的面颊,浅声说道:“小园,拿药!”

    光滑柔嫩的脸颊上,红肿的厉害,叫人看得满是心疼。

    “疼吗?”贺全安轻轻的抚摸着,缓声询问道。

    她摇晃了一下脑袋,眼中还氤氲着泪水,“有相公在,倒也不是那么的疼。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