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人但说无妨,这么长时间了,我想我定然是能够接受的!”贺婉芸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紧握着拳头,那一双眸子里都在强迫着自己不去向太多,纵使是有任何事情,在这一刻,也是能够轻松应对的。

    “子风他此次被带回去,恐怕是为了两家联姻,你还是不要再等他了。”

    大夫人的话很轻,对于章家子女的命运,永远都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诚如她并非是喜欢邱向阳,恐怕她大姐的路,便也会是她如今的路。

    可惜子风不行,他的心太浮躁了,想要的太多......

    贺婉芸身子一软,纵使已经有了许多的准备,可是在亲耳听见这话的瞬间,她仍旧未能稳住。

    好在季瑾筠在身后扶着她,否则她定然是倒下无疑了。

    “婉芸!”季瑾筠叫唤了一声,又停顿了,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没事,还有我呢!

    季瑾筠只得抱着贺婉芸,伸手摸着她的后脑勺,安慰着。

    “时隔这么久,我早便想到,他定然是不会再回来了,可谁曾想到这消息再次被提及,我竟然仍旧放不下。”贺婉芸冷哼了一声,只觉得造化弄人,他们之间那样的美好,此时却就好似一个笑话。

    若是在之前,至少还可以说服她,章子风会回来寻她,她只要变得优秀,便好了,可事到如今,她不知应该如何安慰。

    抱着婉芸,缓缓的摊在地上,好些个人都回过头看了过来,对于眼下的状况,只觉诧异。

    心?贾三春这才缓步走上来,寻声问道:“婉芸这是怎么了,哭得如此伤惯是会说风凉话,引得季瑾筠一怒,扬声说道:“大嫂,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我如何少说?好歹我也是她的大嫂,我关心一下怎么了?莫不然你如今是觉得我欠你的,我连说句话都是过错吗?”贾三春紧握着拳头,怒声道。

    季瑾筠现在根本没有心情与她争执,上前轻拍了一下婉芸的后背,“没事,这不是还没有成亲了吗?”

    哭声在此时瞬时停滞下来,贺婉芸抬眼看着季瑾筠,眉目里突然一笑,脸上有了一处酒窝,道:“对,我要去找他问清楚,我们之间的感情,难不成就这样没了吗?“

    大夫人在一旁听着,双手握着,嘴角上扬,是啊!他们章家或许就在子风这一代,彻底改变自己被动的命运,也保不齐!

    只是前路茫茫,纵使很难叫人就在这一瞬间,变得简单而又轻易的梦。

    季瑾筠看着贺婉芸这衣服激情昂扬的状态,她这才突然意识道自己,好似说错了话。

    “谢谢你,二嫂!”贺婉芸莞尔一笑,随后便站起身,就要走了。

    “婉芸,你这是去哪里?”季瑾筠扬声唤道

    “有些东西,只有自己伸手去抓住,才能够得着。”贺婉芸满脸都是自信,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的住她。

    站在暗处的冬秦,紧紧的捏着衣角,眼睛里格外的冰凉,“章子风,这个混蛋!“

    冬秦离开的时候,还不知章子风被人绑架一事,这会儿才知道,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贺婉芸独自承受了那么多,当初自己的离开,到底是对是错,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些怀疑......

    “喜欢她?”徐敏跟在冬秦身后,看着他神色里的怒色,虽不知就刚刚一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却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心中的爱被人剥夺,又未曾得到别人好好的对待的模样。

    季瑾筠急忙追逐上去,看见冬秦在一旁愣着,直接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怒吼道:“还愣着干嘛!赶紧追啊!”

    冬秦一愣,突然自嘲了一声:“原来,有些欢喜,并非是因为你的身份改变而有任何改变,二少奶奶,她并不喜欢我!”

    一句‘并不喜欢,便将一切都打入了深渊,原来一直追逐的欢喜,也会在一瞬之间,停下来。

    “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但是我知道,我若是喜欢,至少不会叫她受到丝毫伤害,纵使是默默守护!”

    倘若喜欢一个人,必须要得到回应,那么这世界上,总将不会再有一丁点的不欢喜了。

    就像是晴天霹雳,瞬间将他已经迷糊掉的脑袋,惊醒了,他急忙跑了上去,追逐着贺婉芸说道:“婉芸,咱们不等了好吗?“

    一句话,就好似将她所有的坚持,瞬间给覆灭了,贺婉芸突然扬起头,“冬秦,你不懂,喜欢他,并不是等不等,而是我想要一个结果,要一个说法。”

    看着她脸上坚定而且必须要前往的神情,冬秦便已经清楚,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是拦不住她了。

    而今唯一的办法,便是静静守候在她的身侧,“好,那我陪你前去京城,找他要一个说法!”

    后方追逐上来的徐敏,听着这话,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想要说的话,也跟着卡在喉咙口,只看着两人一道向前,也不顾夜黑风高。

    “让我保护你们吧!”须臾,她快速追逐上去,许是二少奶奶说的很对!

    目里都是欢愉。

    “好啊!”贺婉芸极为俏皮的说着。

    原本心情郁闷到极致,在这一瞬,却觉有了这么多的朋友,她似乎并不孤单。

    徐敏笑了一下,缓步走上去,一双眉眼却紧盯着冬秦。

    “婉芸,他与我们一道去,有些不合道理!”冬秦忙扬声说着,看着徐敏那贼眼亮堂堂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嗯,冬秦说的也对。”贺婉芸实诚了些许,也觉得有些不妥当,便也就沉声说道。

    徐敏突然捂着嘴笑了,“你们这样说,就是不将我当朋友,况且就你们这一路进京,婉芸不知,莫不成你冬秦还不知到底有多么的危险吗?若我不在,你们遇见土匪可怎么办?“

    -句话,格外的严肃以及认真,说的冬秦心也跟着有些颤抖,随后这才点了点头,又急忙挡在贺婉芸的身前,扬声道:“你小子,收起你的歪心思,可不能够对婉芸有丝毫的想法!”

    冬秦极为严肃,紧盯着徐敏眼睛都未曾眨过。

    徐敏白眼了一下冬秦,极为不屑道:“我图谋不轨?且说说你是不是不怀好意吧!”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