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别动不动就气急败坏,您难道忘记了,别人给的东西,若他人不要,可都还是您自己的,您这叫,自作自受。”季锦筠拉着季毅,看就差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季老妇,她脸黑得可怕,死死盯着自己。

    她幽幽一笑,根本就不把季老妇放在眼里,移开目光,望着众人道谢:

    “锦筠和小毅在此谢谢爷爷们,谢谢叔婶。”

    “回去休息吧!”里正点头,谁人在乎那骂骂咧咧的季老妇?就像季锦筠所说,都是骂她自己。

    回到房间里

    “姐,你不该那么冲动,他们不会放过咱们的。”季毅心有余悸的捧着碗,圆溜溜的双眼盯着汤上漂浮的野菜。

    肚子虽咕咕叫,可他却没有胃口。

    “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的毅儿不开心,你赶紧喝完,去睡一觉,姐姐上山找些吃的,记住,谁人喊门都不许开。”季锦筠把碗里的野菜,都夹在了季毅碗内。

    而自己咕噜咕噜将碗里的汤水,一饮而尽,快速出门去里正家借了箭便往山上而去。

    现在是春天,里面肯定有很多春笋,再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味可打?

    想她前世,一人撑起了酒楼,将家中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还经常上山打野味给那一家吃。

    更让那男人一家成为了村里唯一一个发家致富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搬去镇上住的一户。

    事实证明,自己不单是眼瞎,连着心也是瞎的,还好自己是孤儿,若是双亲为自己伤心流泪,她便是那千古罪人。

    今天可为原主出了气、泄了愤,想来她也是和自己一般没用,才会命丧黄泉。

    不怕,以后有了她,小毅便能上最好的私孰,娶最优秀的姑娘。

    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今天是她活得最开心,最没有受窝囊气的一天。

    这次老东西虽大出血,可放得不够,若想在季村活下去,这远远不够,单单季财一家,便不是好东西。

    季锦筠快速穿过小道,来到森林,外面是暖和,里面却有些阴凉,她抚摸着弓箭,心里的感激涌起。

    忽然,前面的草丛很大弧度的波动,她心一喜,这八成是只大的猎物,待她打了去,将那最好的赠给熹爷爷。

    描好了箭心,勾动了箭弦,箭破风而梭,随着一声痛苦低沉的声音,将季锦筠所有的美好幻想都打碎,听这声音似乎是个人?

    不是吧?吓得她快速钻进草丛。

    周围的草都被窝出了一张床,周围还放置食物和药,真的是个人呐!

    “没死吱一声?”季锦筠踹了踹地上的男子,看不清他的脸,可一旁沾染了血迹的纱布,凌乱躺在那。

    想来便不是死于自己之手。

    算了,把他埋了吧!

    “等等……”季锦筠掰正男子的脸,他身上这身衣物可以脱去,换银钱,说干就干,她扒去他身上的衣物,慈悲心泛滥道:

    “你放心,裤衩我会为你留下的。”

    “小媳妇?”男子倏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女子。

    那张小脸虽不惊艳,可组合在一起的五官,让人看着很舒服,特别是那双眼睛,纯净似水,他从未见过女子的眼睛这么干净。

    “没死?”季锦筠挑眉看着男子,惊愕之色很快沉下,竟有男子长得如此模样?

    他五官柔美,皮肤洁白皙,是病态般的苍白,可却也美得惊心动魄,而那疲惫的凤眸在对上她的眼睛后有几分安慰。

    季锦筠被盯得发毛,一拳头便让男子与她隔离,望着那支插在他双腿间的箭。

    不是吧,那么准?差点把他废了?

    “小媳妇,我在画中见过你。”男子语气里可是很兴奋,紧紧的抱着季锦筠又是亲又是摸。

    “老娘豆腐,你也敢吃?”季锦筠抡起一拳毫不留情的打在男子脸上,对着那裸露的胸膛又是几拳,打得男子晕死过去。

    季锦筠松去身心,目光稍停留在男子裸着的胸膛后,快速移开。

    看着那张脸,真是的,男人长得这么水嫩,跟个娘们似的,还别说挺悦人的。

    “等等!原主不是嫁个傻子?难道是他?糟了。”季锦筠惊得心跳慢了一拍,拍打着男子的脸。

    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就呼吸弱点,听说他身体虚弱,要是死在自己手里就糟了,细思极恐啊!

    季锦筠抓起男子的衣服,一把拽起他的胳膊,把他扛在肩膀上,还真别说,挺重。

    季锦筠直接把男子带回季村。

    这一举动,无疑是招摇过市,有心人其实看在了眼里,更有些大胆的妇女,早在窃窃私语。

    “啧啧啧!被人抛弃了,又勾搭上了野男人了。”说话者是徐敏较好的姐妹,季花,向来最喜八卦。

    自家姐妹受委屈,她当然也是忍不得的。

    “别乱说,他好像受伤了。”妇女甲却不想掺和进去,推桑了季花一下,便离开了,谁敢与克星有过多的交流?

    “你还是莫要与克星接触,小心,她让破财破相。”妇女乙倒是显得大胆点,还看了一眼扛着男子气都不喘下的季锦筠,但是最后也随着离开。

    “哼!胆小鬼。”徐花见俩人离开,翻了下白眼,快步追上季锦筠没好气道:

    “怎说,我给你拉的媒,那男人虽死了娘子,留个带把的,你过门,再生个,日子也好过,怎么捡了个快死的男人?你是想置季族脸面何处?”

    “我与我夫君如何?与你这外人何干?”季锦筠眼里无波无澜,她这是在给自己下套呢!

    讨厌的苍蝇用手打,自然恶心人。

    “还夫君呢?谁人不知秦家小少爷都快咽气了,真以为有了里正撑腰?便能上了天不成?按照辈数,你该唤我一声婶婶。”徐花口无遮拦的骂着。

    依旧没能让季锦筠看她一眼,可她依旧不依不饶说骂着:

    “克星,克爹克娘,小贱货。”

    季锦筠明白,有句话叫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今天虽发生大事,她也不想再与谁有何口角。

    可欺人太甚者,若默默忍受,只会让她们得寸进尺,驻住脚步,森冷的语调夹杂着能很重的杀气:

    “再说一遍。”

章节目录

权宠农家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糖爱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爱爱并收藏权宠农家悍妻最新章节